评论:坦率的李总理与情绪化的毕丹星——五天辩论中的要点

Sep 14, 2020 | 🚀 Fathership AI

近期举办的议会会议旨在让议员们就“感谢总统讲话动议”进行辩论。

在10月31日至9月4日为期五天的辩论中,31名新议员发表了首次讲话。

然而,李显龙总理的重要讲话为他与反对党领袖毕丹星的激烈交锋埋下了伏笔。

这是自毕丹星被任命为领导人以来的首次交锋,也是他自大选以来的第一次辩论机会。而在此次大选中,毕丹星所在的工人党表现得比预期要好很多。

1. 李显龙总理旧话重提

李总理的演讲涉及许多问题:政府应对新冠肺炎并维持低死亡率、加强社会安全网以及通过审查外籍劳工政策来确保新加坡人的公平待遇。

此次演讲也抨击了工人党最近领导的运动。也许李总理是在借此发泄不满,也可能是在检验工人党的民众满意度。无论目的如何,李总理都提到了长期存在的争论点:

他提到,工人党对储备金有一种“继承者的态度”。

工人党明确的竞选纲领是组建强大的反对党,而不是组建下届政府。

反对党不能仅局限于表达对于政府政策的顾虑,他们应提供自己的替代方案。

关于第二点,李总理表示:“某些选区的新加坡选民投票给反对党,想着总会有其他选区的新加坡同胞确保人民行动党重新掌权,这样的境况到底还要持续多久?”

也许这是新加坡政治的一个特征,当政客在大选之外进行某些政治活动时,我们会感到惊讶。 当回应李总理关于“因人民行动党将组建政府而选择投票支持反对派”的一名选民的轶事时,辛格说这个故事是片面,并分享了他自己的经历。

2. 毕丹星指出一些长期存在的问题

如果李总理旧话重提,毕丹星也会故技重施。

当回应李总理关于“因人民行动党将组建政府而选择投票支持反对派”的一名选民的轶事时,毕丹星说这个故事是片面的,并分享了他自己的经历。

有人问他,为什么人民行动党的候选人会在社区中心会见新公民,而不是碰巧遇到一位来自反对派的当选议员。

他还说,自己之所以被亲政府派的Facebook用户群体攻击,是因为他在组屋地面层重新举办民众接见活动,为此他还被指责是为了博取同情。

3. 毕丹星的情绪表露

议会议员们都经历了一段感人的日子,人力部部长杨莉明泪流满面地分享了新加坡人需要政府援助的故事,李总理自己也哽咽着勉励新加坡人不要害怕,要从危机中挺过来。

在回应李总理演讲中的一些观点时,毕丹星看起来也有些情绪化。面对李总理关于储备金的问题时,他无不沮丧地说道,工人党的立场是改变储备金的增长率,而不是去“洗劫”储备金。此外他还补充:

“其实这样的辩论根本站不住脚。当反对派试图提出这个建议时,总有人认为这是在耍诡计,目的是窃取先辈们辛辛苦苦、汗流浃背得来的成果”。

毕丹星坚称自己从不“渴望权力”。他还宣称,加入反对派是因为相信议会民主制。他相信新加坡人希望在议会中有这样的反对声音。

他说:“如果人们只是寄希望于别人来做这件事,那事情就不可能发生。”

4. 李总理在提及外国领导人时不再像以往一样拘束

政治观察家们可能会注意到李总理此次的演讲有些不同:他开始指名道姓地提及其他国家的领导人。

通常李总理倾向于持谨慎态度。但谈到访问某一东欧国家时,李总理调皮地卖了一个关子。随后他却透露说东道主讲的是俄语。这个小插曲给议会中带来了一些轻松氛围。

他的演讲中还有其他类似的言论。在谈及新加坡沿袭的英国议会制具有某种政治闹剧的特征时,他罗列了英国的的杰里米·科宾、戴维·卡梅伦、特蕾莎·梅、鲍里斯·约翰逊和基尔·史塔默爵士,还有澳大利亚的斯科特·莫里森。

当谈到政治党派之争和两极分化时,李总理表示,即使是像疫情大流行期间戴口罩这样的公共卫生问题在美国也变得政治化了,意指民主党和共和党的政治斗争。

在与毕丹星的辩论中,他提及了“一届一届走马观灯似的轮换政府”,还点名提到了即将离任的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他直言不讳地说,在安倍的第二任期之前,日本内阁会经常更换,且其政绩不佳。

这也许看起来微不足道,但鉴于李总理公开演讲中一贯的谨慎和克制风格,仅仅是现在明确提到他国政治家的名字也是件新鲜事。

5. 继续关注议会

此前,议会领袖英兰妮简要概述了毕丹星的新特权,包括将他的发言时间从20分钟增加一倍至40分钟,相当于政务要职官员的发言时间;还有对政策、法案和动议的第一优先答复权。

毕丹星与李总理的交流和辩论持续了大约30分钟,期间双方激烈辩论和问责的事件成为了公众讨论的焦点。

尽管李总理表示激烈的辩论不一定能促成良好的政治环境,但接下来加深政府与公众的接触,增进公众对议会辩论的关注度,这对于双方而言都是一件益事。

政府宣布正在考虑直播议会辩论。看来公众可以开始期待下一次自由而坦诚的思想交流了。

顶部图片来自李显龙总理和毕丹星的Facebook主页。


➡️ Follow Fathership on Telegram

警员死亡案: 种族歧视字眼并非针对他,除一 名上司 "不专业",其他说法皆不实

Feb 07, 2024 | 🚀 Fathership AI

新加坡警察部队(SPF)已向内政部(MHA)提交了有关警官尤瓦拉贾(Uvaraja S/O Gopal)自杀事件的所有调查结果。

2024 年 2 月 6 日,内政部长尚穆根在国会公布了调查结果,他在部长声明中说,尤瓦拉贾对新加坡警察部队的一些指控属实。

不过,在接到投诉时,警方已经对这些指控进行了调查,并对一些官员采取了纪律处分。

尚穆根说,尤瓦拉贾的其他指控则是虚假的。

他说,最新的调查结果已提交给总检察署(AGC),经过审查,总检察署认为无需采取进一步行动。

警官死前曾多次做出指责

2023 年 7 月 21 日,尤瓦拉贾被发现在义顺组屋楼下一动不动,没有生命迹象。

他生前在脸书上发帖,详细描述了他在工作中遇到的不快和种族歧视。

尤瓦拉贾在帖子中描述了他在工作场所受到欺凌和排挤的情况,声称他遭受种族歧视,并经历了 "恶毒的工作文化"。

警官确实使用了具种族歧视字眼,但并非针对死者

尚穆根说,警方记录显示,尤瓦拉贾确实在 2015 年提出过投诉,当时也进行了内部调查。

调查发现,使用种族不当语言的警官是在相互交谈,这些言论并没有针对尤瓦拉贾。

尚穆根说:"但是,重点是,这些言论是完全不能被接受的。

他指出,这些言论是否针对 尤瓦拉贾并不重要,重要的是 "这些言论过去和现在都是不可接受的"。

尚穆根:不能容忍种族歧视,即使是玩笑也不行

尤瓦拉贾的上司向团队明确表示,不能使用这种语言,即使是开玩笑也不行,说这种话的警员立即向 尤瓦拉贾道了歉。

尤瓦拉贾的上司对情况进行了监控,以确保不再发生类似事件。

尤瓦拉贾的上司提出可以对这名警员提出正式投诉,但 尤瓦拉贾 拒绝进一步投诉。

尚穆根说:"我们不能容忍种族歧视,即使是玩笑话也不行,也不能有冷嘲热讽和带有种族歧视的玩笑"。

对恶毒的工作环境索赔

尤瓦拉贾声称他的上级在 2019 年撕毁了他的请假单,并将这一行为的视频上传到了团队的群聊中。

尚穆根解释说,尤瓦拉贾申请的是酌情休假,不需要提交休假表。

然而,据了解,尤瓦拉贾非常临时才提交请假单,而其他警员的请假已经获得批准。

调查显示,尤瓦拉贾的上司告诉他,他 "给整个团队带来了不便",但尤瓦拉贾没有撤回休假申请,并在私人聊天中要求上司结束谈话。

这位上司随后录下了自己撕碎 尤瓦拉贾请假单的视频,并将他这样做的视频上传到了团队聊天室。

上级的行为不专业

"上司的行为并不专业。他不应该这样做,尽管我们可以理解他的不快,"尚穆根说。

上司受到了训斥,尤瓦拉贾被暂时调到了另一个单位,以便两名警员都能冷静下来。

尤瓦拉贾的另一个说法是他的上司对他使用了辱骂性语言,尚穆根说,调查结果并不支持这一说法。

尚穆根说,尤瓦拉贾经常直接给上司发信息或打电话,而上司会以专业的口吻回复他。

关于掩盖事实的投诉不成立

尤瓦拉贾还声称,2021 年,他揭发了被他抓到吸电子烟的警官,但案件被 "掩盖 "了。

尚穆根说,根据尤瓦拉贾提供的信息,尤瓦拉贾的上司指示不同单位的一名上级独立对事发地点的所有储物柜和个人物品进行了突击检查。

相关人员也接受了询问。

但是,投诉并不成立。

在 2023 年 1 月的另一起事件中,尤瓦拉贾举报他的一些同事在警署吸烟。

调查发现了相关证据,这些警官被移交给警方内部事务办公室,并对他们采取了纪律处分。

"因此,当投诉被证实后,就会采取纪律处分。没有被证实时他也被告知,没有隐瞒。“

职业生涯受阻的说法不实

尤瓦拉贾声称,他从未得到过上级的良好评价,而且由于 "人力问题",上级不允许他调离岗位。

尚穆根说这是错误的,因为尤瓦拉贾和其他同事一样有机会申请职位。

当他要求调职时,他的上司也会尽可能提供方便,满足他的要求。

在 9 年时间里,尤瓦拉贾被调往 6 个不同的工作单位,尚穆根说,这是相当多的职位调动。

有两次调职与举报涉嫌吸烟违法行为有关,因为他觉得与这些同事共事很不舒服。

调查还发现,他的工作能力获得公平的评估。他还被授予 Covid-19贡献奖章。

同事 "抵制 "他的婚礼并非事实

据尚穆根称,尤瓦拉贾声称同事们 "抵制 "他的婚礼的说法也不属实。

他的上司接受了邀请,但因生病未能出席,他向尤瓦拉贾道了歉。

尤瓦拉贾向他的直属上司告知了婚礼的情况,但没有发出邀请函。这名上司也曾当着队友的面向尤瓦拉贾表示了祝贺。

有三项正在进行的调查

尚穆根说,在尤瓦拉贾去世时,他正接受三项刑事和纪律调查。

他因触犯《刑法典》和《骚扰法》而受到调查。

他还因在 2023 年 7 月一次不服从命令,而受到内部纪律调查。他当时拿了病假却离开家里。

当时他与家人在公寓内发生争执,家人还为此报警。

2023 年 4 月,尤瓦拉贾又一次接受内部纪律调查,原因是他不服从命令,未完成工作且擅离职守。当被要求返回完成任务时,他也拒绝服从。

每年休病假超过 50 天

尚穆根指出,2016 年、2017 年、2021 年、2022 年和 2023 年,乌瓦拉贾分别休了 70 天、56 天、59 天、80 天和 60 天的病假。

2015 年、2016 年和 2022 年,他还休了 100 多天的无薪假。

尚穆根表示,警察部队为满足 尤瓦拉贾的需求,包括他的休假和医疗需求,付出不少努力。

警官的去世影响了同事们

尚穆根说,尤瓦拉贾的去世和他的指控对同事产生了影响。

尚穆根说:“在不同岗位与他共事过的同事们,和了解他的情况的人,对他的自杀感到悲伤。”

"但他们也对他就警察部队提出的不实说法和指控感到失望"。

尚穆根:没有隐瞒

尚穆根说,警方认真对待违规警员的案件,并对他们采取了行动。

"没有所谓掩盖真相。但正如我所说,这些都是特例。只是极少数例外。我们绝大多数警官都是诚实的"。

不过,对于 尤瓦拉贾的案件,他说调查结果与 尤瓦拉贾在帖子中的指控 "截然不同"。

"我们的警员都知道,当出现虚假或不公平的指控时,我们会迅速果断地采取行动,说出真相,并站在警员一边"。


➡️ Follow Fathership on Tele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