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米哈游来坡疯狂招人!历史首次,新加坡成中国最大外资来源!签了19项合作~

Nov 03, 2022 | 🚀 Fathership AI

这两天,中国高层到访新加坡,和新加坡政府官员进行了一系列的合作磋商,并签署了19项合作协议

而在此之前,不少中国知名大厂已经和新加坡有着深度合作。很多游戏公司,将他们“出海”的第一站设置在新加坡!

腾讯、米哈游、莉莉丝……众多游戏大厂,都把目光瞄准了新加坡。他们纷纷将这里当成是和世界交流的新舞台。

这些来自中国的游戏大厂来到新加坡后,在地化工作做得算是相当不错。

选择新加坡,是这些中国知名大企业布局国际战略的重要一环。

这些游戏大厂选择新加坡:

租下豪华办公室、疯狂招人中

这些中国大厂来到新加坡后,发展策略往往在细节上会有些出入。不过,疯狂招人,是不少中国游戏大厂目前正在进行的一项工作。

腾讯

来到新加坡的中国游戏大厂,腾讯绝对是名气最响亮的那一个。

虽然遇到了一些非议,但在去年的一个排行榜中,腾讯游戏以320多亿美元的总收入,成为世界营收最高的游戏公司。

并且远远拉开了索尼、微软等全世界知名游戏大厂!

早在2016年,腾讯就开始在新加坡布局新业务并建立办公室当作区域性中心——旗下全资子公司PROXIMA。

最终在去年,腾讯将一系列业务整合后,腾讯将PROXIMA合并成立了负责全球业务的Level Infinite,总部分为阿姆斯特丹和新加坡两处

Level Infinite发行的游戏中,包括很火的《绝地求生》国际版

腾讯甚至还特别为这个品牌制作了一个资料片,足以凸显出腾讯对此有多么上心。

虽然相当低调,但多家媒体曾爆料,腾讯在新加坡租下的办公室,足足有1万多平方英尺之大!

办公室位于新加坡核心金融区莱佛士坊(Raffles Place)的华侨银行中心东大厦,据传这里的每个月的租金在11万新币左右!

可以说,腾讯在新加坡是壕气满满很用心。

网上流传的腾讯新加坡办公室内部图,图源:Justco

腾讯在新加坡花了大心思,不仅可以从其品牌宣发和超大办公室可以看出。

近段时间,腾讯也在其官方招聘网站上,也开始了面对新加坡的新一轮大规模招聘工作。

在新加坡,腾讯开启的38个相关岗位招聘,包括3D模型工程师、游戏数据分析师等等,而且,有一半工作,都是在上个月才挂上网的新招聘

种种一切都在表明,腾讯对于“新加坡分部”的建设有多上心了。

米哈游

这几年,凭借着《原神》顺利出圈火爆全球的米哈游,在今年7月18日,正式启用了位于新加坡的办公室。

图源:HoYoverse

早在去年7月,米哈游就在新加坡成立了一间名为HOYOVERSE PTE. LTD的公司,并在今年重新命名为“Cognosphere”。

在新加坡地铁站内曾经随处可见的《原神》广告,图源:The Perfect Media

现在,米哈游旗下的包括《原神》在内的多款游戏发行商已经改成了Cognosphere。而在HoYoverse的官网中,新加坡被介绍为公司全球化布局中“重要的一环”。

在新加坡,米哈游通过这间公司开启了社会招聘。不仅招收资深的用户分析师及工程师,就连刚刚毕业的学生,米哈游也“不想放过”。

当然,为了其全球化战略,HoYoverse大部分的岗位需求都是在搭建作为全球化枢纽平台的多方面细节。

而新加坡的人才,似乎相当被米哈游看好。

**莉莉丝
**

另外一个在近期在新加坡开始布局的游戏大厂,是一些人可能不太熟悉的莉莉丝游戏。

凭借着《万国觉醒》、《剑与远征》等游戏,在一些玩家群里中相当有人气的莉莉丝游戏,于今年4月25日成立了其全球游戏发行品牌Farlight Games。

图源:Farlight Games

这间公司的总部也位于新加坡。在官方文告中,莉莉丝对它的期望相当之高。

不过,或许是因为业务需要,莉莉丝游戏并不像前面两个游戏大厂,在新加坡进行大规模招聘。

截止到上个月10月26日,其招聘网站上新加坡地区只有9个岗位,且大多都是针对东南亚,印尼地区、越南地区一些游戏的营销推广岗位,以及游戏视觉设计和游戏产品运营岗位。

寥寥无几的面向新加坡的招聘

除了以上三个很多人熟知的中国游戏大厂外,像是IGG、游族YooZoo等有着中国背景的游戏公司,也早已将新加坡当作一个重要基地。

像是IGG,更是在2009年就看到了优势,早早将公司总部扎根到了新加坡!

可以说,这些年让游戏出海已成为中国游戏公司的共识。

中国媒体曾经报道,包括中手游、三七互娱、创梦天地、吉比特、朝夕光年等公司均对外表示,将加大海外市场投入,制定相应计划面向海外市场。

从新加坡开始,逐步走向世界,似乎已经成为了很多中国游戏公司的共识。

IGG的新加坡总部,图源:Glassdoor

**新加坡的强大吸引力
**

不仅针对中国游戏公司

选择新加坡作为出海基地,其实并不是中国游戏公司的专属。

许多欧美互联网企业也将新加坡视为福地,Meta、Twitter、谷歌、亚马逊等全球知名企业均在新加坡设有办公处。

谷歌在新加坡的办公室,图源:Vulcan Post

除游戏厂商外,中国的知名企业华为、阿里、字节跳动、爱奇艺等,也在新加坡设有办公室。

图源:财新

另外一个能表明新加坡有多热门的例子,是全球富豪的疯狂涌入。

今年7月,全球知名的独立房地产顾问服务公司莱坊Knight Frank发布了一份《2022年财富报告》。

报告显示,在2021年,新加坡3000万美元以上身家的超高净值人士,已经增加到4206人,比上一年增加了332人!

这其中,不仅仅有新加坡本地“孵化”获得成功的富豪,也有一些是获得成功后再入籍新加坡的人。

新加坡和中国的良好关系,也让更多的新加坡资本去了中国,今年,新加坡已经成为了中国最大累计外资来源!

据他透露,新中两国的双边贸易额,今年更是有望突破1000亿美元(约等于1411亿新币)!

这一切早就有体现。在中国,来自新加坡的企业是越来越随处可见了,比如一开业就成为重庆市地标建筑之一的来福士广场,就是属于凯德置地的。

而作为新加坡“国有”的投资机构——淡马锡,过去几年(除了2022年)的对华投资占比不断升高。

2020财年,中国市场在淡马锡的投资组合中甚至占比来到最大!

目前,新中双方还建立了三个政府间合作项目,分别是中新苏州工业园、中新天津生态城和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

另外,广州知识城也已经在2018年,升级为国家级双边合作项目。

新加坡积极加入由中国主导的“一带一路”倡议,新加坡与中国各省都建立了合作机制,双方的经贸往来,并没有随着疫情而中断。

中国大厂来到新加坡发展,新加坡企业也去中国投资,一个良性的循环就这么达成了。


➡️ Follow Fathership on Telegram

新加坡7人“换妻”迷奸案细节公布!妻子被下药,全程录像直播...

Nov 03, 2022 | 🚀 Fathership AI

几名新加坡男子,在网上论坛认识后,沉浸在性幻想中无法自拔。

为了满足他们心中变态的好奇心,他们开始筹划换妻,并下药迷倒自己的妻子,让其他男子强奸自己的妻子!

昨天(10月31日),这起轰动新加坡一时的罪案在新加坡法庭进行了审理,涉案的七人中,有四人认罪,其中一人当场被判刑。

因为情况太过恶劣,为了保护受害人法院并未透漏她们的任何资料。被告人的名字也全部用字母代替。

回顾这起案件,这些男子的行径着实震碎了正常人的三观……

新加坡这名男子迷倒妻子 邀请其他人强奸并直播录像!

新加坡本体媒体《8视界新闻网》报道,法庭文件透露这起案件的主犯,是一名化名为J的新加坡男子。

J今年52岁,有着一份正当的工作,犯案时是一名业务拓展经理。这些年他和妻子一共生下了三个孩子,一家人原本很和谐地生活在一起。

不过在平静的生活下,J内心里涌动着一些邪恶的想法。

终于,在2010年,他在一个网络论坛上遇到了很多和自己臭味相投的人。在这个虚拟的平台,J肆无忌惮表露出自己的变态性癖,并发表了想玩换妻游戏的言论。

在这里,他们一起分享了很多有关“换妻”的想法。

聊着聊着,有一天他再也忍不住自己内心的想法,问自己妻子是否愿意接受3p。不出所料的,J的妻子拒绝了这个“提议”。

不过,这并没有阻止J付诸行动。

在一开始,包括J在内的一些人纷纷在家中安装网络摄像头。之后,他们会挑选时间告知网友相关的账号和密码,让他们自行观看自己和妻子的性爱视频。

经过一段时间后,J还是不满足。

于是,在某一天他下药迷晕了自己的妻子,然后邀请其他网友来家中与其发生关系!

随着事态的发展,J越来越沉迷其中……2013年,趁着妻子身体不适的时候,J还偷偷换了药物,再次邀请朋友来家中迷奸妻子。

这次,J竟然还打开了网络直播!

沉迷于“换妻游戏”,J不仅仅是让别人和自己妻子发生关系,同时他也跟其中一名网友K“商量好了”,趁着K迷晕自己妻子的工夫和她发生了性关系。

在某种程度上,K的行为更加恶劣,他甚至自己充当了摄像师的角色,拍下了J和自己妻子发生关系时的整段性爱视频……

渐渐的,J的妻子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跟多人发生了性行为,相关视频还被上传到网络。

在当时,引起了相当多人的关注。

换妻行为曝光报警 更多人牵涉其中受重罚

J本以为这件事可以一直继续下去,不料在今年,他的妻子无意中看见丈夫手机在播放视频。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她看到视频内容,这才恍然发现:

在过去的几年里,丈夫在暗地里进行了多次换妻活动,而自己在不知情的状态下被多次迷晕,在和他人强行强行发生关系后还被拍照记录……

拿着证据,J的妻子当面质问K,而K也承认自己曾经和昏迷的她有过性行为,并将自己妻子迷晕交给J的事实。

在得知真相后,J的妻子立即选择报警。随着案件的调查,调查人员惊讶地发现,还有更多人参与其中。

其中,有一名参加了J“举办的”换妻活动的L,也对自己的妻子如法炮制。

在一次在作案时,L的妻子尽管被下药后蒙住眼睛,在中途清醒了过来。

但L居然并未因此感到害怕而终止犯罪活动,而是要求自己一名同事P直接强行跟自己妻子发生关系,幸而L的妻子及时挣脱逃离,才免遭摧残。

之后,P在一封信中交代了全部经过,并表示自己不知道受害人并不知情才犯下罪案。

但法律并不会因为他的解释而对他开恩,最总P被判处三年监禁。他是涉案七名男子中,第一个被判刑的男子。

还有四人也已认罪,等待下一轮审讯。相信在严明的法律下,他们肯定无法逃脱坐牢。

不过,涉案情节严重的K在落网后,一再向警方和法官说自己有心理疾病,并要求医生为其检测,意图逃脱刑罚。

新加坡心理卫生院诊断后,确认了K患有偷窥症。但在审理中法官认为K对自己的非法行为是知情的,依旧是犯罪行为。

K对法院的说法表示不服,并要求开庭申辩。

但K的犯罪事实已被揭露,并且为自己的行为供认不讳,加上此案件牵连甚广,性质过于恶劣,估计也是难逃法律制裁。


➡️ Follow Fathership on Tele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