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人党的左派政治

Mar 12, 2021 | 🚀 Fathership AI

经过一周的唇枪舌剑,针对财政预算案的辩论在周一结束。这是首次公开播放的预算案辩论,相信不少公众都非常期待工人党的表现,毕竟他们在去年大选中斩获更多议席,这是在国人面前展现他们论政能力的机会。不过,纵观这支由反对党领袖毕丹星率领的新团队,在国会上提出的观点和言论,让人联想起美国某些政党的极端左派政治路线,确实令人有些担忧。

被誉为工人党“明日之星”的林志蔚,提出的提议都让大家听了摸不着头脑。首先,他提议让政府删除获释犯人非暴力罪行的案底,让未来雇主无法得知他们曾坐过牢或犯过法。如果这项建议获得通过,那是否意味着曾经非礼过孩童的人,获释后可以在托儿所上班;曾经在地铁上非礼乘客的前囚犯,可以继续在公共交通任职;犯下破门行窃的小偷也可以当保安人员,这样的情况是否让人喜闻乐见呢?

林志蔚接着建议,让教育部重新鉴定入校的制度以及给学校的资助,即在小一新生报名2A/2B阶段,学校收取越多学生,当局给予的资助就越少。这提议到底有什么实质意义?难道学校出名有错,那些选择较出名学校的家长和学生也有错,必须以减少资助给予惩处?这样的建议不但不会改善学校里的制度或学生的生活,殊不知有可能弄巧成拙,将让在名校里读书的贫困学生的生活变得雪上加霜。

林志蔚也表示,我们的学生能够在国际上取得骄人的成绩,完全是因为补习而不是老师们苦心的教育。我的女儿在某小学当老师,她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在学校里为莘莘学子劳心劳肺,林志蔚在国会上一番谈话就要抹杀了老师们的功劳?

不仅如此,林志蔚这名经济学副教授,在国会上给我们上了一堂经济学课,并主张货币投机行为将对新元有益。理论上,他的建议固然有吸引人的地方,可是他却忘了要顾及国人的生计,可见制定政策似乎并非他的强项。投机货币将导致新元贬值,进而严重影响小市民的荷包,因为新加坡很多东西都依靠进口,如果没有稳当的货币政策,无论是一杯咖啡、一包米或小贩中心的食物价格将翻倍,影响大家的生计。一直仗着以新加坡和新加坡人利益为先的工人党,怎么能任由党员发表这样的言论呢?

另一方面,工人党秘书长毕丹星指责新加坡高级公务员都被自己的宗教所影响,虽然他并没明确点出,但意指渲染反基督教的情绪,声援认为高级公务员及国会中有太多的基督教徒,希望以此争取非基督教徒的票数。可是,他在阿裕尼集选区的队员费沙又要求政府,允许制服团体的回教公务员戴头巾,这样的建议不会让人觉得回教公务员也被自己的宗教所影响吗?真是大搞双重标准啊!

工人党在财政预算案辩论中的提案到底达到了什么目的?是否如在竞选期间所说的在监督政府,抑或在社会各阶层,各宗教之间制造对立和分歧,加深彼此间的怀疑?不考虑国人安全,提议删除犯人案底,是否是为了走捷径,免除协助前犯人融入社会的责任?

问政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为它将直接关系到国家的兴衰起落,所以必须在深思熟虑之后才发言提议。然而,目前工人党团队的建议和言论颇为极端,问政方式又显然与前工人党秘书长刘程强的观念背道而驰。这样的新做法是否能够继续留住工人党支持者,又或是为了哗众取宠而意在吸引其他选民,这一切还有待观察。


➡️ Follow Fathership on Telegram

警员死亡案: 种族歧视字眼并非针对他,除一 名上司 "不专业",其他说法皆不实

Feb 07, 2024 | 🚀 Fathership AI

新加坡警察部队(SPF)已向内政部(MHA)提交了有关警官尤瓦拉贾(Uvaraja S/O Gopal)自杀事件的所有调查结果。

2024 年 2 月 6 日,内政部长尚穆根在国会公布了调查结果,他在部长声明中说,尤瓦拉贾对新加坡警察部队的一些指控属实。

不过,在接到投诉时,警方已经对这些指控进行了调查,并对一些官员采取了纪律处分。

尚穆根说,尤瓦拉贾的其他指控则是虚假的。

他说,最新的调查结果已提交给总检察署(AGC),经过审查,总检察署认为无需采取进一步行动。

警官死前曾多次做出指责

2023 年 7 月 21 日,尤瓦拉贾被发现在义顺组屋楼下一动不动,没有生命迹象。

他生前在脸书上发帖,详细描述了他在工作中遇到的不快和种族歧视。

尤瓦拉贾在帖子中描述了他在工作场所受到欺凌和排挤的情况,声称他遭受种族歧视,并经历了 "恶毒的工作文化"。

警官确实使用了具种族歧视字眼,但并非针对死者

尚穆根说,警方记录显示,尤瓦拉贾确实在 2015 年提出过投诉,当时也进行了内部调查。

调查发现,使用种族不当语言的警官是在相互交谈,这些言论并没有针对尤瓦拉贾。

尚穆根说:"但是,重点是,这些言论是完全不能被接受的。

他指出,这些言论是否针对 尤瓦拉贾并不重要,重要的是 "这些言论过去和现在都是不可接受的"。

尚穆根:不能容忍种族歧视,即使是玩笑也不行

尤瓦拉贾的上司向团队明确表示,不能使用这种语言,即使是开玩笑也不行,说这种话的警员立即向 尤瓦拉贾道了歉。

尤瓦拉贾的上司对情况进行了监控,以确保不再发生类似事件。

尤瓦拉贾的上司提出可以对这名警员提出正式投诉,但 尤瓦拉贾 拒绝进一步投诉。

尚穆根说:"我们不能容忍种族歧视,即使是玩笑话也不行,也不能有冷嘲热讽和带有种族歧视的玩笑"。

对恶毒的工作环境索赔

尤瓦拉贾声称他的上级在 2019 年撕毁了他的请假单,并将这一行为的视频上传到了团队的群聊中。

尚穆根解释说,尤瓦拉贾申请的是酌情休假,不需要提交休假表。

然而,据了解,尤瓦拉贾非常临时才提交请假单,而其他警员的请假已经获得批准。

调查显示,尤瓦拉贾的上司告诉他,他 "给整个团队带来了不便",但尤瓦拉贾没有撤回休假申请,并在私人聊天中要求上司结束谈话。

这位上司随后录下了自己撕碎 尤瓦拉贾请假单的视频,并将他这样做的视频上传到了团队聊天室。

上级的行为不专业

"上司的行为并不专业。他不应该这样做,尽管我们可以理解他的不快,"尚穆根说。

上司受到了训斥,尤瓦拉贾被暂时调到了另一个单位,以便两名警员都能冷静下来。

尤瓦拉贾的另一个说法是他的上司对他使用了辱骂性语言,尚穆根说,调查结果并不支持这一说法。

尚穆根说,尤瓦拉贾经常直接给上司发信息或打电话,而上司会以专业的口吻回复他。

关于掩盖事实的投诉不成立

尤瓦拉贾还声称,2021 年,他揭发了被他抓到吸电子烟的警官,但案件被 "掩盖 "了。

尚穆根说,根据尤瓦拉贾提供的信息,尤瓦拉贾的上司指示不同单位的一名上级独立对事发地点的所有储物柜和个人物品进行了突击检查。

相关人员也接受了询问。

但是,投诉并不成立。

在 2023 年 1 月的另一起事件中,尤瓦拉贾举报他的一些同事在警署吸烟。

调查发现了相关证据,这些警官被移交给警方内部事务办公室,并对他们采取了纪律处分。

"因此,当投诉被证实后,就会采取纪律处分。没有被证实时他也被告知,没有隐瞒。“

职业生涯受阻的说法不实

尤瓦拉贾声称,他从未得到过上级的良好评价,而且由于 "人力问题",上级不允许他调离岗位。

尚穆根说这是错误的,因为尤瓦拉贾和其他同事一样有机会申请职位。

当他要求调职时,他的上司也会尽可能提供方便,满足他的要求。

在 9 年时间里,尤瓦拉贾被调往 6 个不同的工作单位,尚穆根说,这是相当多的职位调动。

有两次调职与举报涉嫌吸烟违法行为有关,因为他觉得与这些同事共事很不舒服。

调查还发现,他的工作能力获得公平的评估。他还被授予 Covid-19贡献奖章。

同事 "抵制 "他的婚礼并非事实

据尚穆根称,尤瓦拉贾声称同事们 "抵制 "他的婚礼的说法也不属实。

他的上司接受了邀请,但因生病未能出席,他向尤瓦拉贾道了歉。

尤瓦拉贾向他的直属上司告知了婚礼的情况,但没有发出邀请函。这名上司也曾当着队友的面向尤瓦拉贾表示了祝贺。

有三项正在进行的调查

尚穆根说,在尤瓦拉贾去世时,他正接受三项刑事和纪律调查。

他因触犯《刑法典》和《骚扰法》而受到调查。

他还因在 2023 年 7 月一次不服从命令,而受到内部纪律调查。他当时拿了病假却离开家里。

当时他与家人在公寓内发生争执,家人还为此报警。

2023 年 4 月,尤瓦拉贾又一次接受内部纪律调查,原因是他不服从命令,未完成工作且擅离职守。当被要求返回完成任务时,他也拒绝服从。

每年休病假超过 50 天

尚穆根指出,2016 年、2017 年、2021 年、2022 年和 2023 年,乌瓦拉贾分别休了 70 天、56 天、59 天、80 天和 60 天的病假。

2015 年、2016 年和 2022 年,他还休了 100 多天的无薪假。

尚穆根表示,警察部队为满足 尤瓦拉贾的需求,包括他的休假和医疗需求,付出不少努力。

警官的去世影响了同事们

尚穆根说,尤瓦拉贾的去世和他的指控对同事产生了影响。

尚穆根说:“在不同岗位与他共事过的同事们,和了解他的情况的人,对他的自杀感到悲伤。”

"但他们也对他就警察部队提出的不实说法和指控感到失望"。

尚穆根:没有隐瞒

尚穆根说,警方认真对待违规警员的案件,并对他们采取了行动。

"没有所谓掩盖真相。但正如我所说,这些都是特例。只是极少数例外。我们绝大多数警官都是诚实的"。

不过,对于 尤瓦拉贾的案件,他说调查结果与 尤瓦拉贾在帖子中的指控 "截然不同"。

"我们的警员都知道,当出现虚假或不公平的指控时,我们会迅速果断地采取行动,说出真相,并站在警员一边"。


➡️ Follow Fathership on Tele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