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男殺女竟以「不公刺激」為由減刑,性別暴力爭議再掀討論

Jul 16, 2022 | 🚀 Fathership AI

文:鍾佑貞(中央社駐伊斯坦堡特派員)

土耳其女學生古特金(Pinar Gültekin)遭殘殺,法院判定兇手受到「不公刺激」而動了殺機,因此予以減刑。消息傳出後舉國嘩然,質疑此舉加劇侵害女權,死者家屬更斥正義已死。

土耳其層出不窮的性別暴力事件,及刑法中高度爭議的「不公刺激」(unjust provocation)概念,在女學生古特金遭殺害後,再次掀起討論。

來自土耳其西南部木拉省(Mugla)的古特金2020年遭前男友奧澤(Cemal Metin Avcı)毆打後勒死。奧澤試圖焚屍滅證未果,便將屍體棄置垃圾箱,再以混凝土覆蓋。古特金27歲年華,戛然而止。

土耳其檢察官原本要求判處奧澤加重無期徒刑(aggravated life imprisonment),法院今(2022)年6月基於奧澤受到「不公刺激」,將刑期減為23年,引爆舉國怒火,也再次觸發土耳其社會在世俗化與伊斯蘭化兩派勢力角力下,對「殺女」問題(femicides)最深沉的無力感。

根據土耳其女性協會聯合會(TKDF)數據,2020年有409名女性遭謀殺,2021年則至少367人遇害,意味著日日都有女性命喪黃泉。「自由日報」(Hurriyet Daily News)6月引述非政府組織報導,今年1月發生26起殺女事件,2月23件,3月及4月各為24件。5月則有35名女性命喪配偶或家人之手。

土耳其女性安全疑慮,除了與根深蒂固的「男強女弱」性別觀有關外,國際人權組織「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5月指出,土耳其政府打擊女性暴力的方式是家長式的、保守的,也未將防治家庭暴力視為促進婦權或確保性別平等的一環。

此外,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數據顯示,土耳其女性勞動參與率最低,經濟依賴使女性更難抽離虐待關係。「不公刺激」概念更無益緩解女性所面臨的暴力威脅。

土耳其刑法第29條規定,任何人因不公正的行為而在憤怒或極度痛苦的狀態下犯罪,罪刑若須判處加重無期徒刑,應處以18至24年有期徒刑;罪行若需判處無期徒刑,則處以12至18年有期徒刑。

究竟何以構成「不公刺激」,由法官裁量。土耳其女權平台「我們將阻止殺女」(We Will Stop Femicide Platform)發言人遜尼丘魯(Dilber Sünnetçioğlu)指出,法官之所以能自由劃定「不公刺激」意涵,是社會性別不平等的產物。在男性主導的社會中,人們普遍認為「男性比女性更重要」。

男性受到「刺激」的原因大同小異:她沒有看顧家庭、她忽視孩子、她騙了我等原因。例如2020年,寇馬茲(Ersin Korkmaz)刺女伴博茲(Nurgül Boz)44刀奪命。受審時,寇馬茲表情哀戚,再三向法官強調自己悔意甚深,盼獲減刑,並辯稱博茲不忠在先,「激怒、挑釁」他,才發生憾事。

除了「不公刺激」外,法官還可以根據「被告的行為良好」斟酌減刑。良好行為定義為何?不明。

古特金遇害後,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發推文哀悼。他寫道:「當我們得知古特金被惡棍謀殺時,我們痛苦不堪。我鄙視對女性犯下的所有罪行。」對許多女權運動人士而言,這話聽來空洞。畢竟土耳其政府在落實「伊斯坦堡公約」方面難見具體進展。

「伊斯坦堡公約」正式名稱為「歐洲理事會女性暴力與家庭暴力防治公約」(Council of Europe Convention on Preventing and Combating Violence Against Women and Domestic Violence),2011年在伊斯坦堡通過,要求簽署國政府立法防治針對女性的暴力,包括家庭暴力。

土耳其是伊斯坦堡公約首波簽署國,於2014年生效。宗教團體等保守派堅稱,公約鼓勵離婚、破壞家庭和諧,而且同性戀、雙性戀、跨性別者(LGBT)社群也引用公約的平權理念爭取社會認同。土耳其去年退出「伊斯坦堡公約」,對百年女權運動而言,無非另一迎頭痛擊。

土耳其司法部長博茲達(Bekir Bozdag)今年6月對「不公刺激」的界限提出質疑,並稱「應該確定」相關案例的做法。要說這是翻轉土耳其女權的一道曙光,或是政務官眼見眾怒難遏而開口頭支票,或許為時過早。

但是至少「不公刺激」爭議再躍上檯面,土耳其社會被迫直視女性在現行政治氛圍及宗教制度下受到的箝制,及殺女事件的幽微難言之處。


➡️ Follow Fathership on Telegram

警员死亡案: 种族歧视字眼并非针对他,除一 名上司 "不专业",其他说法皆不实

Feb 07, 2024 | 🚀 Fathership AI

新加坡警察部队(SPF)已向内政部(MHA)提交了有关警官尤瓦拉贾(Uvaraja S/O Gopal)自杀事件的所有调查结果。

2024 年 2 月 6 日,内政部长尚穆根在国会公布了调查结果,他在部长声明中说,尤瓦拉贾对新加坡警察部队的一些指控属实。

不过,在接到投诉时,警方已经对这些指控进行了调查,并对一些官员采取了纪律处分。

尚穆根说,尤瓦拉贾的其他指控则是虚假的。

他说,最新的调查结果已提交给总检察署(AGC),经过审查,总检察署认为无需采取进一步行动。

警官死前曾多次做出指责

2023 年 7 月 21 日,尤瓦拉贾被发现在义顺组屋楼下一动不动,没有生命迹象。

他生前在脸书上发帖,详细描述了他在工作中遇到的不快和种族歧视。

尤瓦拉贾在帖子中描述了他在工作场所受到欺凌和排挤的情况,声称他遭受种族歧视,并经历了 "恶毒的工作文化"。

警官确实使用了具种族歧视字眼,但并非针对死者

尚穆根说,警方记录显示,尤瓦拉贾确实在 2015 年提出过投诉,当时也进行了内部调查。

调查发现,使用种族不当语言的警官是在相互交谈,这些言论并没有针对尤瓦拉贾。

尚穆根说:"但是,重点是,这些言论是完全不能被接受的。

他指出,这些言论是否针对 尤瓦拉贾并不重要,重要的是 "这些言论过去和现在都是不可接受的"。

尚穆根:不能容忍种族歧视,即使是玩笑也不行

尤瓦拉贾的上司向团队明确表示,不能使用这种语言,即使是开玩笑也不行,说这种话的警员立即向 尤瓦拉贾道了歉。

尤瓦拉贾的上司对情况进行了监控,以确保不再发生类似事件。

尤瓦拉贾的上司提出可以对这名警员提出正式投诉,但 尤瓦拉贾 拒绝进一步投诉。

尚穆根说:"我们不能容忍种族歧视,即使是玩笑话也不行,也不能有冷嘲热讽和带有种族歧视的玩笑"。

对恶毒的工作环境索赔

尤瓦拉贾声称他的上级在 2019 年撕毁了他的请假单,并将这一行为的视频上传到了团队的群聊中。

尚穆根解释说,尤瓦拉贾申请的是酌情休假,不需要提交休假表。

然而,据了解,尤瓦拉贾非常临时才提交请假单,而其他警员的请假已经获得批准。

调查显示,尤瓦拉贾的上司告诉他,他 "给整个团队带来了不便",但尤瓦拉贾没有撤回休假申请,并在私人聊天中要求上司结束谈话。

这位上司随后录下了自己撕碎 尤瓦拉贾请假单的视频,并将他这样做的视频上传到了团队聊天室。

上级的行为不专业

"上司的行为并不专业。他不应该这样做,尽管我们可以理解他的不快,"尚穆根说。

上司受到了训斥,尤瓦拉贾被暂时调到了另一个单位,以便两名警员都能冷静下来。

尤瓦拉贾的另一个说法是他的上司对他使用了辱骂性语言,尚穆根说,调查结果并不支持这一说法。

尚穆根说,尤瓦拉贾经常直接给上司发信息或打电话,而上司会以专业的口吻回复他。

关于掩盖事实的投诉不成立

尤瓦拉贾还声称,2021 年,他揭发了被他抓到吸电子烟的警官,但案件被 "掩盖 "了。

尚穆根说,根据尤瓦拉贾提供的信息,尤瓦拉贾的上司指示不同单位的一名上级独立对事发地点的所有储物柜和个人物品进行了突击检查。

相关人员也接受了询问。

但是,投诉并不成立。

在 2023 年 1 月的另一起事件中,尤瓦拉贾举报他的一些同事在警署吸烟。

调查发现了相关证据,这些警官被移交给警方内部事务办公室,并对他们采取了纪律处分。

"因此,当投诉被证实后,就会采取纪律处分。没有被证实时他也被告知,没有隐瞒。“

职业生涯受阻的说法不实

尤瓦拉贾声称,他从未得到过上级的良好评价,而且由于 "人力问题",上级不允许他调离岗位。

尚穆根说这是错误的,因为尤瓦拉贾和其他同事一样有机会申请职位。

当他要求调职时,他的上司也会尽可能提供方便,满足他的要求。

在 9 年时间里,尤瓦拉贾被调往 6 个不同的工作单位,尚穆根说,这是相当多的职位调动。

有两次调职与举报涉嫌吸烟违法行为有关,因为他觉得与这些同事共事很不舒服。

调查还发现,他的工作能力获得公平的评估。他还被授予 Covid-19贡献奖章。

同事 "抵制 "他的婚礼并非事实

据尚穆根称,尤瓦拉贾声称同事们 "抵制 "他的婚礼的说法也不属实。

他的上司接受了邀请,但因生病未能出席,他向尤瓦拉贾道了歉。

尤瓦拉贾向他的直属上司告知了婚礼的情况,但没有发出邀请函。这名上司也曾当着队友的面向尤瓦拉贾表示了祝贺。

有三项正在进行的调查

尚穆根说,在尤瓦拉贾去世时,他正接受三项刑事和纪律调查。

他因触犯《刑法典》和《骚扰法》而受到调查。

他还因在 2023 年 7 月一次不服从命令,而受到内部纪律调查。他当时拿了病假却离开家里。

当时他与家人在公寓内发生争执,家人还为此报警。

2023 年 4 月,尤瓦拉贾又一次接受内部纪律调查,原因是他不服从命令,未完成工作且擅离职守。当被要求返回完成任务时,他也拒绝服从。

每年休病假超过 50 天

尚穆根指出,2016 年、2017 年、2021 年、2022 年和 2023 年,乌瓦拉贾分别休了 70 天、56 天、59 天、80 天和 60 天的病假。

2015 年、2016 年和 2022 年,他还休了 100 多天的无薪假。

尚穆根表示,警察部队为满足 尤瓦拉贾的需求,包括他的休假和医疗需求,付出不少努力。

警官的去世影响了同事们

尚穆根说,尤瓦拉贾的去世和他的指控对同事产生了影响。

尚穆根说:“在不同岗位与他共事过的同事们,和了解他的情况的人,对他的自杀感到悲伤。”

"但他们也对他就警察部队提出的不实说法和指控感到失望"。

尚穆根:没有隐瞒

尚穆根说,警方认真对待违规警员的案件,并对他们采取了行动。

"没有所谓掩盖真相。但正如我所说,这些都是特例。只是极少数例外。我们绝大多数警官都是诚实的"。

不过,对于 尤瓦拉贾的案件,他说调查结果与 尤瓦拉贾在帖子中的指控 "截然不同"。

"我们的警员都知道,当出现虚假或不公平的指控时,我们会迅速果断地采取行动,说出真相,并站在警员一边"。


➡️ Follow Fathership on Tele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