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犬训练基地:新加坡武装部队里的快乐天地

Aug 15, 2020 | 🚀 Fathership AI

还有大约一个月,一等下士 Oliver Yeo 就将服满全日制兵役(NS)。

但跟其它大多数即将结束兵役的士兵不一样,Yeo 告诉慈母舰网站,他舍不得离开这里。

原因是 Yeo 在新加坡武装部队服兵役的大部分时间都和搭档Jack一起待在军犬训练基地(MWDU)里,而他的搭档Jack,是一只温顺的黑色拉布拉多。

Jack 是基地里的嗅探犬,也是 Yeo 的最爱。

Yeo 说:“它是我在基地里见过最活力四射的狗。” 在 Mowbray 军营军犬训练基地总部的一个训练棚里,这位22岁的年轻士兵接受了我的采访。

“我最喜欢的就是带狗狗出去,和它一起玩闹。”

军犬训练基地

军犬训练基地里同时要照顾大约100只狗,通常按工作犬的能力进行分类,例如拉布拉多和猎鹬犬的用途是嗅探犬。

另一方面,护卫犬则大多数是德国牧羊犬或者比利时马犬。

在过去的日子里,基地里将Jack训练成了能够嗅探炸药和违禁物的嗅探犬。

武装部队里的正规兵训练了Jack 两三个月,教它执行简单的命令以及完成任务。

训练结束的时候,Jack和其它狗狗还接受了特别的结业检阅。

完成了10周训练的军犬们(新来的护卫犬)参加2019年4月的检阅仪式。图片鸣谢MINDEF。

“绝不是什么轻松的事”

我站在检阅场的围栏外,观看护卫犬 Kita 表演进攻训练。

它先是坐在训犬员旁边,直到一声令下,它就飞快跑向另一位迎面而来的训犬员,这位训犬员扮演的是敌人,Kita 接近他之后,从地上一跃而起,死死咬住目标的手臂。当然,训犬员穿着结实的防咬袖套。

又听见几声命令后,这只比利时马犬已经乖乖坐回了训犬员的脚边。

在训练基地里,所有的新手训犬员都要参加军犬的进攻训练,也就是给它们当靶子。

下士 Shaaman Srikath 至今仍记得他第一次站在检阅场中间,穿着防咬袖套时的心情。

他告诉我:“我一直觉得自己特别勇敢。”

“但狗真的冲你扑来的那一刻,绝不是什么轻松的事。”

尽管如此,这位20岁的年轻人很快补充道,这个训练其实相当安全。

“我们的狗都是非常训练有素的……它们知道怎么和新手训犬员相处,大多数时候,他们比新训犬员表现还要好。”

和狗狗建立感情

看到护卫犬面相凶猛,戴着口套发出低沉的吼叫声,狗绳绷得笔直,这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很难想象 Shaaman 竟然说他们“很亲人”,除非你和它们建立起很好的感情。

对于这些精力旺盛的狗狗,他表示:“就因为这样他们才大有用途。”

“在你经常带狗出去玩,学会跟它们相处,跟他们建立感情的过程中,你对它们的看法就会慢慢改变,它们也会逐渐亲近你。”

根据 Yeo 和 Shaaman的说法,和狗建立感情的过程可能长达两个月。

军犬训练基地里的每一个训犬员最多会有三只狗,日常和他们一起工作。

训犬员每天都要把狗从狗舍里牵出来喂食、锻炼、洗澡、梳毛和训练。

他们还要花时间打扫狗舍,带着这些毛茸茸的小伙伴出去玩。

Shaaman 说,诸如此类的每一项活动,都是和狗狗建立感情的好机会。

Yeo 和 Jack 建立起感情,是这位士兵发现 Jack 开始对自己亲近起来的时候。

“如果其他人要带 Jack 出去,他就会快速向我跑来,不理其他训犬员。有时候如果我去做其他事没时间管它,它就会冲着我叫,想引起我的注意,让我回到它身边。”

Yeo 和 Jack。Andrew Koay 摄。

“不用我说,他也知道要做什么。”

与狗建立感情不仅能创造温暖的氛围,也能减轻训练和操作中训犬员的工作负担。

Shaaman 解释说:“你甚至不用喊出全部命令就能完成任务。”他主要训练的狗是一只庞大的德国牧羊犬,名叫 Arras,这也是他最爱的狗。

Shaaman 回忆起有一次他和 Arras 在新手训犬员面前示范一系列训练动作,他想知道在这些完全陌生的新手面前,这只德国牧羊犬还会不会乖乖听话。

“就是那时候,我发现自己和 Arras 建立起感情了。我不用说出完整的命令,也不用做完整的手势,只要手轻轻动一下,或者发出一点声音,他就已经知道该做什么了,而且做得很好。”

训练军犬还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训犬员的性格和技巧。Yeo 告诉我,一些比较狡猾的狗有时候会围着缺乏经验的士兵兜圈子。

“根据你训练他们的方式,狗也会有不同的反应。如果有的训犬员训练方式不正确,有些狗是会乘机利用训犬员的。”

退休和领养

Yeo 还是基地里的助理兽医,我围观了他给 Jack 进行身体检查,这只拉布拉多听话地跟着训犬员去兽医室,看得出他们之间有很深的感情。

Yeo 和这只大狗说话的时候轻言细语,就像与人交谈一般,狗在他面前也是不可思议地温顺。

Jack 已经是一只九岁的老狗了,现在正在安享退休生活。

狗狗们通常在一岁时来到军犬训练基地,然后工作到八岁左右。

狗退休以后,基地会通过部队每年举行的领养活动帮助他们寻找新家。

在这期间,训犬员会把狗狗们打扮得干净漂亮,帮助他们准备好迎接幸福晚年。

没有被领养的狗会继续在基地里接受训犬员的照顾。

Yeo 说起他即将结束的兵役和 Jack 可能离开基地的事时,说:“要和这只狗分开,我肯定会伤心的。”

但我很高兴这些狗能够退休,因为他们会找到充满爱的新家,沐浴在爱和关怀之中。

况且他们已经在军中服务了六年甚至更长的时间,他们值得受到关爱。”

Yeo 说他希望以后还能去 Jack 的新家探望他。

军中最快乐的部队

同时,Shaaman 双腿交叉坐在地板上,Arras 的头枕在他的腿上。

现在是梳毛的时间,Shaaman 正帮 Arras 把他黑金相间的皮毛上多余的毛梳下来。

在梳毛区外面,一位有望领养 Arras 的人将这些画面尽收眼底。我得知这位高大魁梧的纹身男以前也是一名训犬员。

Shaaman 还要在军队里服役一年左右,但是他已经对未来有了激动人心的规划。服役结束后,他要去海外的大学继续深造学习。

不过现在,他正在尽情体会在基地里与狗狗共度的每分每秒。

“在这里没有悲伤的日子。”他说。

图片来自 Andrew Koay

《我们的故事》是一系列以新加坡普通人和他们不寻常的生活为主题的故事,不论是打破常规、追求独特爱好还是分享奋斗经历,这些故事都让我们领悟到每个人的不同寻常和集体的人性光辉。

置顶图片来自 Andrew Koay


➡️ Follow Fathership on Telegram

警员死亡案: 种族歧视字眼并非针对他,除一 名上司 "不专业",其他说法皆不实

Feb 07, 2024 | 🚀 Fathership AI

新加坡警察部队(SPF)已向内政部(MHA)提交了有关警官尤瓦拉贾(Uvaraja S/O Gopal)自杀事件的所有调查结果。

2024 年 2 月 6 日,内政部长尚穆根在国会公布了调查结果,他在部长声明中说,尤瓦拉贾对新加坡警察部队的一些指控属实。

不过,在接到投诉时,警方已经对这些指控进行了调查,并对一些官员采取了纪律处分。

尚穆根说,尤瓦拉贾的其他指控则是虚假的。

他说,最新的调查结果已提交给总检察署(AGC),经过审查,总检察署认为无需采取进一步行动。

警官死前曾多次做出指责

2023 年 7 月 21 日,尤瓦拉贾被发现在义顺组屋楼下一动不动,没有生命迹象。

他生前在脸书上发帖,详细描述了他在工作中遇到的不快和种族歧视。

尤瓦拉贾在帖子中描述了他在工作场所受到欺凌和排挤的情况,声称他遭受种族歧视,并经历了 "恶毒的工作文化"。

警官确实使用了具种族歧视字眼,但并非针对死者

尚穆根说,警方记录显示,尤瓦拉贾确实在 2015 年提出过投诉,当时也进行了内部调查。

调查发现,使用种族不当语言的警官是在相互交谈,这些言论并没有针对尤瓦拉贾。

尚穆根说:"但是,重点是,这些言论是完全不能被接受的。

他指出,这些言论是否针对 尤瓦拉贾并不重要,重要的是 "这些言论过去和现在都是不可接受的"。

尚穆根:不能容忍种族歧视,即使是玩笑也不行

尤瓦拉贾的上司向团队明确表示,不能使用这种语言,即使是开玩笑也不行,说这种话的警员立即向 尤瓦拉贾道了歉。

尤瓦拉贾的上司对情况进行了监控,以确保不再发生类似事件。

尤瓦拉贾的上司提出可以对这名警员提出正式投诉,但 尤瓦拉贾 拒绝进一步投诉。

尚穆根说:"我们不能容忍种族歧视,即使是玩笑话也不行,也不能有冷嘲热讽和带有种族歧视的玩笑"。

对恶毒的工作环境索赔

尤瓦拉贾声称他的上级在 2019 年撕毁了他的请假单,并将这一行为的视频上传到了团队的群聊中。

尚穆根解释说,尤瓦拉贾申请的是酌情休假,不需要提交休假表。

然而,据了解,尤瓦拉贾非常临时才提交请假单,而其他警员的请假已经获得批准。

调查显示,尤瓦拉贾的上司告诉他,他 "给整个团队带来了不便",但尤瓦拉贾没有撤回休假申请,并在私人聊天中要求上司结束谈话。

这位上司随后录下了自己撕碎 尤瓦拉贾请假单的视频,并将他这样做的视频上传到了团队聊天室。

上级的行为不专业

"上司的行为并不专业。他不应该这样做,尽管我们可以理解他的不快,"尚穆根说。

上司受到了训斥,尤瓦拉贾被暂时调到了另一个单位,以便两名警员都能冷静下来。

尤瓦拉贾的另一个说法是他的上司对他使用了辱骂性语言,尚穆根说,调查结果并不支持这一说法。

尚穆根说,尤瓦拉贾经常直接给上司发信息或打电话,而上司会以专业的口吻回复他。

关于掩盖事实的投诉不成立

尤瓦拉贾还声称,2021 年,他揭发了被他抓到吸电子烟的警官,但案件被 "掩盖 "了。

尚穆根说,根据尤瓦拉贾提供的信息,尤瓦拉贾的上司指示不同单位的一名上级独立对事发地点的所有储物柜和个人物品进行了突击检查。

相关人员也接受了询问。

但是,投诉并不成立。

在 2023 年 1 月的另一起事件中,尤瓦拉贾举报他的一些同事在警署吸烟。

调查发现了相关证据,这些警官被移交给警方内部事务办公室,并对他们采取了纪律处分。

"因此,当投诉被证实后,就会采取纪律处分。没有被证实时他也被告知,没有隐瞒。“

职业生涯受阻的说法不实

尤瓦拉贾声称,他从未得到过上级的良好评价,而且由于 "人力问题",上级不允许他调离岗位。

尚穆根说这是错误的,因为尤瓦拉贾和其他同事一样有机会申请职位。

当他要求调职时,他的上司也会尽可能提供方便,满足他的要求。

在 9 年时间里,尤瓦拉贾被调往 6 个不同的工作单位,尚穆根说,这是相当多的职位调动。

有两次调职与举报涉嫌吸烟违法行为有关,因为他觉得与这些同事共事很不舒服。

调查还发现,他的工作能力获得公平的评估。他还被授予 Covid-19贡献奖章。

同事 "抵制 "他的婚礼并非事实

据尚穆根称,尤瓦拉贾声称同事们 "抵制 "他的婚礼的说法也不属实。

他的上司接受了邀请,但因生病未能出席,他向尤瓦拉贾道了歉。

尤瓦拉贾向他的直属上司告知了婚礼的情况,但没有发出邀请函。这名上司也曾当着队友的面向尤瓦拉贾表示了祝贺。

有三项正在进行的调查

尚穆根说,在尤瓦拉贾去世时,他正接受三项刑事和纪律调查。

他因触犯《刑法典》和《骚扰法》而受到调查。

他还因在 2023 年 7 月一次不服从命令,而受到内部纪律调查。他当时拿了病假却离开家里。

当时他与家人在公寓内发生争执,家人还为此报警。

2023 年 4 月,尤瓦拉贾又一次接受内部纪律调查,原因是他不服从命令,未完成工作且擅离职守。当被要求返回完成任务时,他也拒绝服从。

每年休病假超过 50 天

尚穆根指出,2016 年、2017 年、2021 年、2022 年和 2023 年,乌瓦拉贾分别休了 70 天、56 天、59 天、80 天和 60 天的病假。

2015 年、2016 年和 2022 年,他还休了 100 多天的无薪假。

尚穆根表示,警察部队为满足 尤瓦拉贾的需求,包括他的休假和医疗需求,付出不少努力。

警官的去世影响了同事们

尚穆根说,尤瓦拉贾的去世和他的指控对同事产生了影响。

尚穆根说:“在不同岗位与他共事过的同事们,和了解他的情况的人,对他的自杀感到悲伤。”

"但他们也对他就警察部队提出的不实说法和指控感到失望"。

尚穆根:没有隐瞒

尚穆根说,警方认真对待违规警员的案件,并对他们采取了行动。

"没有所谓掩盖真相。但正如我所说,这些都是特例。只是极少数例外。我们绝大多数警官都是诚实的"。

不过,对于 尤瓦拉贾的案件,他说调查结果与 尤瓦拉贾在帖子中的指控 "截然不同"。

"我们的警员都知道,当出现虚假或不公平的指控时,我们会迅速果断地采取行动,说出真相,并站在警员一边"。


➡️ Follow Fathership on Tele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