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警告称,在新加坡重新开放的第二阶段,民众不要进行过度的交际活动

Jun 23, 2020 | 🚀 Fathership AI
鉴于在其他放宽封锁措施的国家出现了第二波Covid-19感染的疫情,专家们对人们自上周五以来的出行方式表示担忧,因为他们表现得好像ovid-19疫情仿佛已经结束一般。

在接受《海峡时报》采访时,专家强调说,人们“打成一片”肯定还是不安全的。

很多人认为,此次疫情爆发的地点主要发生在外籍劳工宿舍,而社区内的外籍劳工数量非常少,因此他们认为自己几乎没有危险,尤其是他们在外出时仍然继续保持戴口罩的前提下。

在人群中感染病毒的风险更高。虽然人们希望在某种程度上恢复正常生活是可以理解的,但现实情况是,当人们混在人群中时,感染病毒的风险要高得多。

专家还强调,戴口罩并不意味着人们可以免受冠状病毒的感染。

口罩可以减少感染者传播的病毒量,但不能阻止病毒被吸入,因为病毒很小,可以穿过多孔口罩,比如大多数人戴的织物口罩。

现今,社区的情况反映了2月份(在劳工宿舍病例爆炸之前)发生的状况,当时由人们聚集在一起,比如在Safra Jurong,大群人吃完晚饭后聚在一起,从而导致少数病例感染了更多的人群。

张教授此前曾警告称,尽管政府当局表示人们可以五人为一个群体进行见面,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可以利用这一机会,开始与多个不同的群体见面”,因为这样做显然会增加被感染病毒的风险。

Cook教授表示:“如果医疗体系无法应对需要进行重症监护的病人数量,那么疫情的死亡人数可能会急剧飙升。”他补充称,这种病毒的风险也会蔓延到感染者的家人和朋友。

在接下来的几天和几周内,即在在新加坡重新开放的第二阶段,人们的行为将决定所允许进行的更大范围的行动自由是会继续放宽下去,还是会被削减,以防止新病例和死亡人数的大幅上升。


➡️ Follow Fathership on Telegram

新加坡政府坚持提高消费税(GST),尽管税收负担较低且公共服务质量高,引发国民的欢欣鼓舞。

Mar 05, 2023 | 🚀 Fathership AI

新加坡副总理黄循财于2月24日在国会2023年度预算案辩论闭幕时,为新加坡低税负担和紧缩的财政立场辩护。他强调,新加坡需要在2024年进行第二次商品和服务税(GST)上调,以照顾不断增长的老年人口。

新加坡税负低

相比其他发达的经济体,新加坡的税收占国内生产总值(GDP)比率要低得多,仅为14%。这种低税负奖励辛勤工作的员工和企业,让人民和企业能够保留大部分所得。

增加政府收入的替代方案

反对党提出了替代收入来源,包括财富税、公司税和土地销售收入。然而,黄循财表示,在确保新加坡的健全和稳定的公共财政下,需要对收入、消费和资产征收混合税。财富税在现实中难以实行;公司税则面临竞争;将土地销售收益视为租约期间收入分割不太可能产生更多相比新加坡今时今日已获得的收入。

 社会流动和解决不平等问题的必要性

在周三的开幕演讲中,反对党领袖毕丹星警告说,在没有采取更多措施解决不平等问题的情况下,将出现“两个新加坡”。在他周五的闭幕演讲中,黄循财回应了呼吁采取更多行动以解决不平等问题的呼声。为确保低薪工人的实际工资可持续增长,国人需要为他们的同胞提供的服务支付更多费用来增加工资。

结论

 新加坡副总理黄循财为上调GST辩护,并强调了对收入、消费和资产征收混合税以提供新加坡健全与稳定的公共财政的必要性。他还回应了呼吁采取更多行动解决不平等问题的呼声,以确保社会流动仍然是“健全而有活力”。


➡️ Follow Fathership on Tele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