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mmary

前往德国的新加坡人将不再需要在抵达时被检疫

Jun 23, 2020 | 🚀 Fathership AI
前往德国的游客将不再需要在抵达时被检疫。

德国大使馆进一步补充道,这是因为新加坡不再被德国公共卫生机构罗伯特·科赫研究所列为新冠肺炎(Covid-19)的危险地区。

不过,根据欧盟委员会提出的建议,在6月30日前,仍对前往欧盟国家进行非必要旅行的来自第三国的游客实行限制。德国已实施了这一建议。

具有基本职能或需要的第三国国民,例如:卫生保健医护工作者、医护研究人员和护理专业人员。

跨境工人、货物运输和其他重要部门雇用的运输人员。

执行公务的外交人员,国际组织工作人员,军事人员和人道主义援助人员。

过境旅客,因重要家庭原因出行的旅客,需要国际保护或出于其他人道主义原因寻求入境的人员。

基本职能的定义将扩展到以学习为目的而来的非欧盟旅行者。

无论是否需要返回自己的住所,享有长期居住权的非欧盟国民可以与家庭成员一起入境。

据CNBC报道,德国目前总计拥有191272例新冠肺炎病例,其中死亡病例达到了8895例。


➡️ Follow Fathership on Telegram

新加坡7人“换妻”迷奸案细节公布!妻子被下药,全程录像直播...

Nov 03, 2022 | 🚀 Fathership AI

几名新加坡男子,在网上论坛认识后,沉浸在性幻想中无法自拔。

为了满足他们心中变态的好奇心,他们开始筹划换妻,并下药迷倒自己的妻子,让其他男子强奸自己的妻子!

昨天(10月31日),这起轰动新加坡一时的罪案在新加坡法庭进行了审理,涉案的七人中,有四人认罪,其中一人当场被判刑。

因为情况太过恶劣,为了保护受害人法院并未透漏她们的任何资料。被告人的名字也全部用字母代替。

回顾这起案件,这些男子的行径着实震碎了正常人的三观……

新加坡这名男子迷倒妻子 邀请其他人强奸并直播录像!

新加坡本体媒体《8视界新闻网》报道,法庭文件透露这起案件的主犯,是一名化名为J的新加坡男子。

J今年52岁,有着一份正当的工作,犯案时是一名业务拓展经理。这些年他和妻子一共生下了三个孩子,一家人原本很和谐地生活在一起。

不过在平静的生活下,J内心里涌动着一些邪恶的想法。

终于,在2010年,他在一个网络论坛上遇到了很多和自己臭味相投的人。在这个虚拟的平台,J肆无忌惮表露出自己的变态性癖,并发表了想玩换妻游戏的言论。

在这里,他们一起分享了很多有关“换妻”的想法。

聊着聊着,有一天他再也忍不住自己内心的想法,问自己妻子是否愿意接受3p。不出所料的,J的妻子拒绝了这个“提议”。

不过,这并没有阻止J付诸行动。

在一开始,包括J在内的一些人纷纷在家中安装网络摄像头。之后,他们会挑选时间告知网友相关的账号和密码,让他们自行观看自己和妻子的性爱视频。

经过一段时间后,J还是不满足。

于是,在某一天他下药迷晕了自己的妻子,然后邀请其他网友来家中与其发生关系!

随着事态的发展,J越来越沉迷其中……2013年,趁着妻子身体不适的时候,J还偷偷换了药物,再次邀请朋友来家中迷奸妻子。

这次,J竟然还打开了网络直播!

沉迷于“换妻游戏”,J不仅仅是让别人和自己妻子发生关系,同时他也跟其中一名网友K“商量好了”,趁着K迷晕自己妻子的工夫和她发生了性关系。

在某种程度上,K的行为更加恶劣,他甚至自己充当了摄像师的角色,拍下了J和自己妻子发生关系时的整段性爱视频……

渐渐的,J的妻子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跟多人发生了性行为,相关视频还被上传到网络。

在当时,引起了相当多人的关注。

换妻行为曝光报警 更多人牵涉其中受重罚

J本以为这件事可以一直继续下去,不料在今年,他的妻子无意中看见丈夫手机在播放视频。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她看到视频内容,这才恍然发现:

在过去的几年里,丈夫在暗地里进行了多次换妻活动,而自己在不知情的状态下被多次迷晕,在和他人强行强行发生关系后还被拍照记录……

拿着证据,J的妻子当面质问K,而K也承认自己曾经和昏迷的她有过性行为,并将自己妻子迷晕交给J的事实。

在得知真相后,J的妻子立即选择报警。随着案件的调查,调查人员惊讶地发现,还有更多人参与其中。

其中,有一名参加了J“举办的”换妻活动的L,也对自己的妻子如法炮制。

在一次在作案时,L的妻子尽管被下药后蒙住眼睛,在中途清醒了过来。

但L居然并未因此感到害怕而终止犯罪活动,而是要求自己一名同事P直接强行跟自己妻子发生关系,幸而L的妻子及时挣脱逃离,才免遭摧残。

之后,P在一封信中交代了全部经过,并表示自己不知道受害人并不知情才犯下罪案。

但法律并不会因为他的解释而对他开恩,最总P被判处三年监禁。他是涉案七名男子中,第一个被判刑的男子。

还有四人也已认罪,等待下一轮审讯。相信在严明的法律下,他们肯定无法逃脱坐牢。

不过,涉案情节严重的K在落网后,一再向警方和法官说自己有心理疾病,并要求医生为其检测,意图逃脱刑罚。

新加坡心理卫生院诊断后,确认了K患有偷窥症。但在审理中法官认为K对自己的非法行为是知情的,依旧是犯罪行为。

K对法院的说法表示不服,并要求开庭申辩。

但K的犯罪事实已被揭露,并且为自己的行为供认不讳,加上此案件牵连甚广,性质过于恶劣,估计也是难逃法律制裁。


➡️ Follow Fathership on Tele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