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宝琨认为政府在意识形态上并不反对最低工资,但渐进工资模式效果更好

许宝琨认为,很难为所有行业的最低工资设定统一标准。

Pritam Singh呼吁政府考虑实施1300新元的全民最低工资标准

他说,政府所采取的行业办法需要“太长时间”来落实。

毕丹星:月薪低于1300新元对于任何一个新加坡人来说都是不能接受的

毕丹星力劝政府加快行动帮助新加坡的低收入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