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gest
Featured
Latest
Tags

马来西亚医务人员来到新加坡协助抗击冠状病毒,却因职业原因难以租房

May 23, 2020 | 🚀 Fathership

有些关于新加坡人民如何对待其护士的传言正在坊间流传。

伴随着相对未知的病毒而来的是恐慌和恐惧,这在公众之中的表现便是不太得体的行为。

正是这种病毒,驱使着一个人跨越新柔长堤回到这里。相当讽刺的是,还是这种病毒,在某种程度上让他寻找落脚点的过程异常艰难。

王伟志(音译自 Ong Wee Chee)曾是一名马来西亚救护车服务公司的运营经理,直到两周之前。

伟志听说有几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者返回了新加坡,于是他立即联系了自己认识的所有人,看有没有他能够担任的职位。

伟志在新加坡长大。他曾在这里生活、学习、交友,也工作过一段时间。

事实上,在回到马来西亚前,他曾是新加坡红十字会的救护车驾驶员,也是 Safe Steps First Aid 大使。

而在一次工作外的受伤后,他换了一份工作,因为伤势让他很难继续从事一线救护人员的工作。

但是在认为自己有可能可以帮助朋友时,他毫不犹豫地站了出来。

王伟志很快在一间私人急救救护车服务公司中申请到了一个救护车急救人员的职位。

本来,他的故事到这里就可以结束了,充满了责任感和友谊,对吧?

不过在工作之外,他的生活就没有那么顺利了。

王伟志告诉 Mothership 说,他很难租到房子。

虽然有朋友提出可以让他去借宿,但王伟志拒绝了他们的好意。

“我的两位好朋友愿意收留我,但我拒绝了他们,因为我知道有一位自己的抵抗力也很不好,另一位有 2 名年龄还很小的孩子。我觉得最好还是自己去承担相应的风险,不要拉别人来和我一起了。”

王伟志正在试着去租一间自己的房子,他不想打扰合租的人,因为他的工作时间不太规律。

但到目前为止,他的运气并没有那么好。

他自己仿佛知道原因何在。

“只要我一提到自己在救护车上工作,他们就会改变想法,最常用的拒绝话语是‘我会尽快告知你’之类的。”

这样的情形,其实和他同属一个行业的其他人也经常遇见。

“我确实有听说过一些护士也面临着相同的房东问题。”

实际上,正如前面提到的,一线医务人员通常会面临相当程度的歧视。

伟志告诉我们,他曾在公交车上听到一位女士大声说“穿制服的护士可能就是病毒的传播源”。

这句话让他忍无可忍,于是当场就在公交车上向这位女士澄清了事实。

“...我认识的大多数朋友可能都会穿制服上班,但对于一些高风险的岗位,他们会在上班前领到一套新的衣服。他们会在离开医院回家前洗澡,然后换衣服。他们和我们所有人一样,我们也一点不想让这些病毒传播出来。”

王伟志将这些反应归罪于无知,他们不理解一线人员在工作中所经历的事。

至于工作上的安排,他还是只能穿过新柔长堤回到马来西亚来休息,以便为第二天的工作做好准备。

“目前的情况是,等工作稳定了下来后,我可能会跟着排班工作,虽然很累,但我依然要穿过边境才能休息。”

通勤就是一场噩梦。他回去需要两个小时,但回来要接近四个小时。

伟志还提到,其他的一些医务工作者也过着这样的生活。

所以,这位毫不犹豫穿越长堤,响应使命召唤的人只能暂时每天走过相同的长堤回家休息了。

但他并没有退缩。伟志说,他之前的救护车运营经理工作就在长堤的这一边,所以现在的通勤经历虽然艰难,但也不是无法忍受。

他这样说道:“只需要充足的休息,随时补充水分然后抓住机会吃饭就行”。

希望这位在异国伸出援手的人能很快找到自己的落脚点。

图片由王伟志友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