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gest
Featured
Latest
Tags

Summary

评论:坦率的李总理与情绪化的毕丹星——五天辩论中的要点

Sep 14, 2020 | 🚀 Fathership

近期举办的议会会议旨在让议员们就“感谢总统讲话动议”进行辩论。

在10月31日至9月4日为期五天的辩论中,31名新议员发表了首次讲话。

然而,李显龙总理的重要讲话为他与反对党领袖毕丹星的激烈交锋埋下了伏笔。

这是自毕丹星被任命为领导人以来的首次交锋,也是他自大选以来的第一次辩论机会。而在此次大选中,毕丹星所在的工人党表现得比预期要好很多。

1. 李显龙总理旧话重提

李总理的演讲涉及许多问题:政府应对新冠肺炎并维持低死亡率、加强社会安全网以及通过审查外籍劳工政策来确保新加坡人的公平待遇。

此次演讲也抨击了工人党最近领导的运动。也许李总理是在借此发泄不满,也可能是在检验工人党的民众满意度。无论目的如何,李总理都提到了长期存在的争论点:

他提到,工人党对储备金有一种“继承者的态度”。

工人党明确的竞选纲领是组建强大的反对党,而不是组建下届政府。

反对党不能仅局限于表达对于政府政策的顾虑,他们应提供自己的替代方案。

关于第二点,李总理表示:“某些选区的新加坡选民投票给反对党,想着总会有其他选区的新加坡同胞确保人民行动党重新掌权,这样的境况到底还要持续多久?”

也许这是新加坡政治的一个特征,当政客在大选之外进行某些政治活动时,我们会感到惊讶。 当回应李总理关于“因人民行动党将组建政府而选择投票支持反对派”的一名选民的轶事时,辛格说这个故事是片面,并分享了他自己的经历。

2. 毕丹星指出一些长期存在的问题

如果李总理旧话重提,毕丹星也会故技重施。

当回应李总理关于“因人民行动党将组建政府而选择投票支持反对派”的一名选民的轶事时,毕丹星说这个故事是片面的,并分享了他自己的经历。

有人问他,为什么人民行动党的候选人会在社区中心会见新公民,而不是碰巧遇到一位来自反对派的当选议员。

他还说,自己之所以被亲政府派的Facebook用户群体攻击,是因为他在组屋地面层重新举办民众接见活动,为此他还被指责是为了博取同情。

3. 毕丹星的情绪表露

议会议员们都经历了一段感人的日子,人力部部长杨莉明泪流满面地分享了新加坡人需要政府援助的故事,李总理自己也哽咽着勉励新加坡人不要害怕,要从危机中挺过来。

在回应李总理演讲中的一些观点时,毕丹星看起来也有些情绪化。面对李总理关于储备金的问题时,他无不沮丧地说道,工人党的立场是改变储备金的增长率,而不是去“洗劫”储备金。此外他还补充:

“其实这样的辩论根本站不住脚。当反对派试图提出这个建议时,总有人认为这是在耍诡计,目的是窃取先辈们辛辛苦苦、汗流浃背得来的成果”。

毕丹星坚称自己从不“渴望权力”。他还宣称,加入反对派是因为相信议会民主制。他相信新加坡人希望在议会中有这样的反对声音。

他说:“如果人们只是寄希望于别人来做这件事,那事情就不可能发生。”

4. 李总理在提及外国领导人时不再像以往一样拘束

政治观察家们可能会注意到李总理此次的演讲有些不同:他开始指名道姓地提及其他国家的领导人。

通常李总理倾向于持谨慎态度。但谈到访问某一东欧国家时,李总理调皮地卖了一个关子。随后他却透露说东道主讲的是俄语。这个小插曲给议会中带来了一些轻松氛围。

他的演讲中还有其他类似的言论。在谈及新加坡沿袭的英国议会制具有某种政治闹剧的特征时,他罗列了英国的的杰里米·科宾、戴维·卡梅伦、特蕾莎·梅、鲍里斯·约翰逊和基尔·史塔默爵士,还有澳大利亚的斯科特·莫里森。

当谈到政治党派之争和两极分化时,李总理表示,即使是像疫情大流行期间戴口罩这样的公共卫生问题在美国也变得政治化了,意指民主党和共和党的政治斗争。

在与毕丹星的辩论中,他提及了“一届一届走马观灯似的轮换政府”,还点名提到了即将离任的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他直言不讳地说,在安倍的第二任期之前,日本内阁会经常更换,且其政绩不佳。

这也许看起来微不足道,但鉴于李总理公开演讲中一贯的谨慎和克制风格,仅仅是现在明确提到他国政治家的名字也是件新鲜事。

5. 继续关注议会

此前,议会领袖英兰妮简要概述了毕丹星的新特权,包括将他的发言时间从20分钟增加一倍至40分钟,相当于政务要职官员的发言时间;还有对政策、法案和动议的第一优先答复权。

毕丹星与李总理的交流和辩论持续了大约30分钟,期间双方激烈辩论和问责的事件成为了公众讨论的焦点。

尽管李总理表示激烈的辩论不一定能促成良好的政治环境,但接下来加深政府与公众的接触,增进公众对议会辩论的关注度,这对于双方而言都是一件益事。

政府宣布正在考虑直播议会辩论。看来公众可以开始期待下一次自由而坦诚的思想交流了。

顶部图片来自李显龙总理和毕丹星的Facebook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