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mmary

军犬训练基地:新加坡武装部队里的快乐天地

Aug 15, 2020 | 🚀 Fathership AI

还有大约一个月,一等下士 Oliver Yeo 就将服满全日制兵役(NS)。

但跟其它大多数即将结束兵役的士兵不一样,Yeo 告诉慈母舰网站,他舍不得离开这里。

原因是 Yeo 在新加坡武装部队服兵役的大部分时间都和搭档Jack一起待在军犬训练基地(MWDU)里,而他的搭档Jack,是一只温顺的黑色拉布拉多。

Jack 是基地里的嗅探犬,也是 Yeo 的最爱。

Yeo 说:“它是我在基地里见过最活力四射的狗。” 在 Mowbray 军营军犬训练基地总部的一个训练棚里,这位22岁的年轻士兵接受了我的采访。

“我最喜欢的就是带狗狗出去,和它一起玩闹。”

军犬训练基地

军犬训练基地里同时要照顾大约100只狗,通常按工作犬的能力进行分类,例如拉布拉多和猎鹬犬的用途是嗅探犬。

另一方面,护卫犬则大多数是德国牧羊犬或者比利时马犬。

在过去的日子里,基地里将Jack训练成了能够嗅探炸药和违禁物的嗅探犬。

武装部队里的正规兵训练了Jack 两三个月,教它执行简单的命令以及完成任务。

训练结束的时候,Jack和其它狗狗还接受了特别的结业检阅。

完成了10周训练的军犬们(新来的护卫犬)参加2019年4月的检阅仪式。图片鸣谢MINDEF。

“绝不是什么轻松的事”

我站在检阅场的围栏外,观看护卫犬 Kita 表演进攻训练。

它先是坐在训犬员旁边,直到一声令下,它就飞快跑向另一位迎面而来的训犬员,这位训犬员扮演的是敌人,Kita 接近他之后,从地上一跃而起,死死咬住目标的手臂。当然,训犬员穿着结实的防咬袖套。

又听见几声命令后,这只比利时马犬已经乖乖坐回了训犬员的脚边。

在训练基地里,所有的新手训犬员都要参加军犬的进攻训练,也就是给它们当靶子。

下士 Shaaman Srikath 至今仍记得他第一次站在检阅场中间,穿着防咬袖套时的心情。

他告诉我:“我一直觉得自己特别勇敢。”

“但狗真的冲你扑来的那一刻,绝不是什么轻松的事。”

尽管如此,这位20岁的年轻人很快补充道,这个训练其实相当安全。

“我们的狗都是非常训练有素的……它们知道怎么和新手训犬员相处,大多数时候,他们比新训犬员表现还要好。”

和狗狗建立感情

看到护卫犬面相凶猛,戴着口套发出低沉的吼叫声,狗绳绷得笔直,这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很难想象 Shaaman 竟然说他们“很亲人”,除非你和它们建立起很好的感情。

对于这些精力旺盛的狗狗,他表示:“就因为这样他们才大有用途。”

“在你经常带狗出去玩,学会跟它们相处,跟他们建立感情的过程中,你对它们的看法就会慢慢改变,它们也会逐渐亲近你。”

根据 Yeo 和 Shaaman的说法,和狗建立感情的过程可能长达两个月。

军犬训练基地里的每一个训犬员最多会有三只狗,日常和他们一起工作。

训犬员每天都要把狗从狗舍里牵出来喂食、锻炼、洗澡、梳毛和训练。

他们还要花时间打扫狗舍,带着这些毛茸茸的小伙伴出去玩。

Shaaman 说,诸如此类的每一项活动,都是和狗狗建立感情的好机会。

Yeo 和 Jack 建立起感情,是这位士兵发现 Jack 开始对自己亲近起来的时候。

“如果其他人要带 Jack 出去,他就会快速向我跑来,不理其他训犬员。有时候如果我去做其他事没时间管它,它就会冲着我叫,想引起我的注意,让我回到它身边。”

Yeo 和 Jack。Andrew Koay 摄。

“不用我说,他也知道要做什么。”

与狗建立感情不仅能创造温暖的氛围,也能减轻训练和操作中训犬员的工作负担。

Shaaman 解释说:“你甚至不用喊出全部命令就能完成任务。”他主要训练的狗是一只庞大的德国牧羊犬,名叫 Arras,这也是他最爱的狗。

Shaaman 回忆起有一次他和 Arras 在新手训犬员面前示范一系列训练动作,他想知道在这些完全陌生的新手面前,这只德国牧羊犬还会不会乖乖听话。

“就是那时候,我发现自己和 Arras 建立起感情了。我不用说出完整的命令,也不用做完整的手势,只要手轻轻动一下,或者发出一点声音,他就已经知道该做什么了,而且做得很好。”

训练军犬还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训犬员的性格和技巧。Yeo 告诉我,一些比较狡猾的狗有时候会围着缺乏经验的士兵兜圈子。

“根据你训练他们的方式,狗也会有不同的反应。如果有的训犬员训练方式不正确,有些狗是会乘机利用训犬员的。”

退休和领养

Yeo 还是基地里的助理兽医,我围观了他给 Jack 进行身体检查,这只拉布拉多听话地跟着训犬员去兽医室,看得出他们之间有很深的感情。

Yeo 和这只大狗说话的时候轻言细语,就像与人交谈一般,狗在他面前也是不可思议地温顺。

Jack 已经是一只九岁的老狗了,现在正在安享退休生活。

狗狗们通常在一岁时来到军犬训练基地,然后工作到八岁左右。

狗退休以后,基地会通过部队每年举行的领养活动帮助他们寻找新家。

在这期间,训犬员会把狗狗们打扮得干净漂亮,帮助他们准备好迎接幸福晚年。

没有被领养的狗会继续在基地里接受训犬员的照顾。

Yeo 说起他即将结束的兵役和 Jack 可能离开基地的事时,说:“要和这只狗分开,我肯定会伤心的。”

但我很高兴这些狗能够退休,因为他们会找到充满爱的新家,沐浴在爱和关怀之中。

况且他们已经在军中服务了六年甚至更长的时间,他们值得受到关爱。”

Yeo 说他希望以后还能去 Jack 的新家探望他。

军中最快乐的部队

同时,Shaaman 双腿交叉坐在地板上,Arras 的头枕在他的腿上。

现在是梳毛的时间,Shaaman 正帮 Arras 把他黑金相间的皮毛上多余的毛梳下来。

在梳毛区外面,一位有望领养 Arras 的人将这些画面尽收眼底。我得知这位高大魁梧的纹身男以前也是一名训犬员。

Shaaman 还要在军队里服役一年左右,但是他已经对未来有了激动人心的规划。服役结束后,他要去海外的大学继续深造学习。

不过现在,他正在尽情体会在基地里与狗狗共度的每分每秒。

“在这里没有悲伤的日子。”他说。

图片来自 Andrew Koay

《我们的故事》是一系列以新加坡普通人和他们不寻常的生活为主题的故事,不论是打破常规、追求独特爱好还是分享奋斗经历,这些故事都让我们领悟到每个人的不同寻常和集体的人性光辉。

置顶图片来自 Andrew Koay


➡️ Follow Fathership on Telegram

新加坡7人“换妻”迷奸案细节公布!妻子被下药,全程录像直播...

Nov 03, 2022 | 🚀 Fathership AI

几名新加坡男子,在网上论坛认识后,沉浸在性幻想中无法自拔。

为了满足他们心中变态的好奇心,他们开始筹划换妻,并下药迷倒自己的妻子,让其他男子强奸自己的妻子!

昨天(10月31日),这起轰动新加坡一时的罪案在新加坡法庭进行了审理,涉案的七人中,有四人认罪,其中一人当场被判刑。

因为情况太过恶劣,为了保护受害人法院并未透漏她们的任何资料。被告人的名字也全部用字母代替。

回顾这起案件,这些男子的行径着实震碎了正常人的三观……

新加坡这名男子迷倒妻子 邀请其他人强奸并直播录像!

新加坡本体媒体《8视界新闻网》报道,法庭文件透露这起案件的主犯,是一名化名为J的新加坡男子。

J今年52岁,有着一份正当的工作,犯案时是一名业务拓展经理。这些年他和妻子一共生下了三个孩子,一家人原本很和谐地生活在一起。

不过在平静的生活下,J内心里涌动着一些邪恶的想法。

终于,在2010年,他在一个网络论坛上遇到了很多和自己臭味相投的人。在这个虚拟的平台,J肆无忌惮表露出自己的变态性癖,并发表了想玩换妻游戏的言论。

在这里,他们一起分享了很多有关“换妻”的想法。

聊着聊着,有一天他再也忍不住自己内心的想法,问自己妻子是否愿意接受3p。不出所料的,J的妻子拒绝了这个“提议”。

不过,这并没有阻止J付诸行动。

在一开始,包括J在内的一些人纷纷在家中安装网络摄像头。之后,他们会挑选时间告知网友相关的账号和密码,让他们自行观看自己和妻子的性爱视频。

经过一段时间后,J还是不满足。

于是,在某一天他下药迷晕了自己的妻子,然后邀请其他网友来家中与其发生关系!

随着事态的发展,J越来越沉迷其中……2013年,趁着妻子身体不适的时候,J还偷偷换了药物,再次邀请朋友来家中迷奸妻子。

这次,J竟然还打开了网络直播!

沉迷于“换妻游戏”,J不仅仅是让别人和自己妻子发生关系,同时他也跟其中一名网友K“商量好了”,趁着K迷晕自己妻子的工夫和她发生了性关系。

在某种程度上,K的行为更加恶劣,他甚至自己充当了摄像师的角色,拍下了J和自己妻子发生关系时的整段性爱视频……

渐渐的,J的妻子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跟多人发生了性行为,相关视频还被上传到网络。

在当时,引起了相当多人的关注。

换妻行为曝光报警 更多人牵涉其中受重罚

J本以为这件事可以一直继续下去,不料在今年,他的妻子无意中看见丈夫手机在播放视频。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她看到视频内容,这才恍然发现:

在过去的几年里,丈夫在暗地里进行了多次换妻活动,而自己在不知情的状态下被多次迷晕,在和他人强行强行发生关系后还被拍照记录……

拿着证据,J的妻子当面质问K,而K也承认自己曾经和昏迷的她有过性行为,并将自己妻子迷晕交给J的事实。

在得知真相后,J的妻子立即选择报警。随着案件的调查,调查人员惊讶地发现,还有更多人参与其中。

其中,有一名参加了J“举办的”换妻活动的L,也对自己的妻子如法炮制。

在一次在作案时,L的妻子尽管被下药后蒙住眼睛,在中途清醒了过来。

但L居然并未因此感到害怕而终止犯罪活动,而是要求自己一名同事P直接强行跟自己妻子发生关系,幸而L的妻子及时挣脱逃离,才免遭摧残。

之后,P在一封信中交代了全部经过,并表示自己不知道受害人并不知情才犯下罪案。

但法律并不会因为他的解释而对他开恩,最总P被判处三年监禁。他是涉案七名男子中,第一个被判刑的男子。

还有四人也已认罪,等待下一轮审讯。相信在严明的法律下,他们肯定无法逃脱坐牢。

不过,涉案情节严重的K在落网后,一再向警方和法官说自己有心理疾病,并要求医生为其检测,意图逃脱刑罚。

新加坡心理卫生院诊断后,确认了K患有偷窥症。但在审理中法官认为K对自己的非法行为是知情的,依旧是犯罪行为。

K对法院的说法表示不服,并要求开庭申辩。

但K的犯罪事实已被揭露,并且为自己的行为供认不讳,加上此案件牵连甚广,性质过于恶劣,估计也是难逃法律制裁。


➡️ Follow Fathership on Tele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