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大选:致中立人士的一封信

Jun 26, 2020 | 🚀 Fathership AI

作者:Shawn Lee

还有不到一个月,新加坡就要开始选举投票了。每次选举中都会有三个主要群体 - 一、忠实的现任党派支持者;二、忠实的反对党派支持者;三、中立人士,即那些尚未做出决定的人,希望他们也是会花一些时间来思考政党、候选人及其立场的人 - 因为这些因素将决定国家的前进方向。

本文专门针对中立人士撰写,其内容由 3 个部分组成 - A. 解答关于新加坡选举的一些常见误解和传言;B. 摇摆选民与中立人士可以参考的 3 大指标;C. 人们可能会对执政党抱有的 3 大误解。

A. 3 大常见误解

1) 反正人民行动党都会当选,还弄这么麻烦干嘛呢?

许多人认为选举最后的结果都是一样的:人民行动党将执掌大权。但情况并非如此。比如 2011 与 2015 年时的选举,几乎所有的选取中都存在竞争。

除了现任执政党外,我们还可以关注其他两到三个反对党派,比如工人党、新加坡民主党以及新加坡前进党。IPS 在 2015 大选之后的一次调查中发现,前两个当配被认为是“可信”的党派,新加坡前进党则获得了大量的媒体报道。

那么这有什么关系呢?嗯,大部分的法案需要简单多数同意才能通过 - 即应该有 50% +1 个人投票赞成该法案,其才能被通过。

今年的选举中会竞争 93 个席位。其中,工人党很有可能会竞争 20 个席位,新加坡民主党则为 11 个,新加坡前进党 19 个。也就是说那些“可信”的党派总共会对 50 个席位展开竞争 - 这也是执政党可能会失去的席位数。

50 个席位也足以组成否认人民行动党的简单多数投票,这意味着法案可能无法通过。包括那些本质上是用以确保政府机构获取资金的供应法案。供应的损失通常意味着对政府的信心丧失。

所以这么想的话,关系还是挺大的对吧?想想人民行动党确实能够入围,但会被那些“可信”的党派占据超过 50% 的席位?不。

顺便说一句,还记得特朗普当初是怎么赢得竞选的吗?当时没有足够的人去投票,因为这些人觉得反正其他人都会去投克林顿的。所以,你手上的选票十分重要。

2) 我对于投票知之甚少

那现在就是学习的好时机。

你现在选出进入议会的人士,会决定政策的制订方式。他们会继续质地能战略,解决我们生活各个方面 - 教育、卫生、国防等等 - 中存在的问题。这些事也同样需要资金,所以它会影响预算方案的制订和融资方式。当然,你要交多少税也会受到影响。

3) 我投得票不会保密

来自各个党派的成员会对整个流程进行监察,他们会认同人们所投出的票是得到了保密的。虽然所用的投票纸是带有序列号的,但仍然需要很多信息才能识别出身份信息;其主要目的是确保选举的公平性,当然还要确保选票箱不会塞不下。

B. 对摇摆选民的建议

1. 仔细查看党派宣言与介绍

a. 了解自己的选票投给了谁。不要盲目投票。记住 - 选票是很宝贵的。
b. 选择你认为最能代表自己观点的党派与候选人。
c. 思考 - 党派的信誉如何?他们是不是每隔 5 年才会突然出现在公众面前 - 如果是的话,那他们在能不能积极地代表你的利益,积极地服务你?
d. 候选人的信誉如何?他们有什么背景,为什么他们是合适的候选人?他们是不是有些利益关联,或是有自己的安排?

2. 调查可衡量情绪,投票可衡量信念

a. 不要被过去的调查或观点左右,不要轻信所谓的可以投票给谁或给哪个党派的言论。还记得民意调查时大家都称克林顿将会胜利,但最终这没有实现吗?
b.此外也不要太相信所谓预测,再准的预测也想不到会有 Covid-19 疫情。
c. 竞选期间是不允许进行民意调查的,也不允许进行投票后民意调查。
d. 所以,按照你所相信的东西来投票 - 不要被他人左右。

3. 明智地用一天来冷静

a. 在竞选活动中,人们很容易受到情绪和舆论的影响。
b. 冷静日可以让选民更深入地思考在竞选期间可能发生的事件,而不是情绪化地做出决定。
c. 你可以用这段时间来看看各个党派的行为和他们的立场,因为这些信息往往会被淹没在竞选热潮中。
d. 投票时避免做出情绪化的决定 - 投票行为不仅仅会决定你自己的未来,整个国家的未来也在你手中。

C. 对于人民行动党的误解

1) 没有多样性的观点

这一党派并不是单一的实体。党派成员们确实有自己的观点,有时也会是不同的观点 – 比如陈川仁、吴国光和潘丽萍 – 在有需要时,他们会毫不畏惧地对现行政策提出批评。

2) 这是一个顽固的政党,不愿改变,不愿倾听

你可能还记得这个美妙的说法 - “神圣的牛(sacred cows,指不可冒犯的东西)”;你可能会认为党派是惮于或是没有能力来面对我们今天所面临的新挑战,或者只是完全不去应对。还记得中学分流制这一“神圣的牛”吗?还不是一下子就被科目编班全面计划给替代了。还有稍远一些的生产力提升?你觉得这是为什么?因为这样之后我们便可降低对于外国人力的依赖 - 很多人都在呼吁这件事。还有稍近一些的事:雇主表示,新的外国工人宿舍标准花费太高。但政府依然推行了它,因为这是正确的做法。神圣的牛?不听反馈?事实可能并不是如此。

3) 反正候选人都一样

我敦促大家去看看今天介绍的候选人。还记得大家普遍批评党派只会推出公务员吗?我需要说明的是,这不是因为他们不想尝试。而是从私营部门招募人员是一件非常难的事 - 为什么要放弃自己的隐私,还要来花钱呢?但人民行动党坚持了下去,我也很惊喜地看到这次来自私营部门的代表更多了。

结论

最后,在这次选举中,我和许多同龄人都有资格投票,无论是第一次还是第二次。许多人可能会纠结要把票投给哪个党派。我就是其中纠结的一员。但是要知道一点 - 没有一方是完美的,没有一方会完全契合你的观点。选择一个最符合你的愿景,也能够得到你信任的党派就行。


➡️ Follow Fathership on Telegram

警员死亡案: 种族歧视字眼并非针对他,除一 名上司 "不专业",其他说法皆不实

Feb 07, 2024 | 🚀 Fathership AI

新加坡警察部队(SPF)已向内政部(MHA)提交了有关警官尤瓦拉贾(Uvaraja S/O Gopal)自杀事件的所有调查结果。

2024 年 2 月 6 日,内政部长尚穆根在国会公布了调查结果,他在部长声明中说,尤瓦拉贾对新加坡警察部队的一些指控属实。

不过,在接到投诉时,警方已经对这些指控进行了调查,并对一些官员采取了纪律处分。

尚穆根说,尤瓦拉贾的其他指控则是虚假的。

他说,最新的调查结果已提交给总检察署(AGC),经过审查,总检察署认为无需采取进一步行动。

警官死前曾多次做出指责

2023 年 7 月 21 日,尤瓦拉贾被发现在义顺组屋楼下一动不动,没有生命迹象。

他生前在脸书上发帖,详细描述了他在工作中遇到的不快和种族歧视。

尤瓦拉贾在帖子中描述了他在工作场所受到欺凌和排挤的情况,声称他遭受种族歧视,并经历了 "恶毒的工作文化"。

警官确实使用了具种族歧视字眼,但并非针对死者

尚穆根说,警方记录显示,尤瓦拉贾确实在 2015 年提出过投诉,当时也进行了内部调查。

调查发现,使用种族不当语言的警官是在相互交谈,这些言论并没有针对尤瓦拉贾。

尚穆根说:"但是,重点是,这些言论是完全不能被接受的。

他指出,这些言论是否针对 尤瓦拉贾并不重要,重要的是 "这些言论过去和现在都是不可接受的"。

尚穆根:不能容忍种族歧视,即使是玩笑也不行

尤瓦拉贾的上司向团队明确表示,不能使用这种语言,即使是开玩笑也不行,说这种话的警员立即向 尤瓦拉贾道了歉。

尤瓦拉贾的上司对情况进行了监控,以确保不再发生类似事件。

尤瓦拉贾的上司提出可以对这名警员提出正式投诉,但 尤瓦拉贾 拒绝进一步投诉。

尚穆根说:"我们不能容忍种族歧视,即使是玩笑话也不行,也不能有冷嘲热讽和带有种族歧视的玩笑"。

对恶毒的工作环境索赔

尤瓦拉贾声称他的上级在 2019 年撕毁了他的请假单,并将这一行为的视频上传到了团队的群聊中。

尚穆根解释说,尤瓦拉贾申请的是酌情休假,不需要提交休假表。

然而,据了解,尤瓦拉贾非常临时才提交请假单,而其他警员的请假已经获得批准。

调查显示,尤瓦拉贾的上司告诉他,他 "给整个团队带来了不便",但尤瓦拉贾没有撤回休假申请,并在私人聊天中要求上司结束谈话。

这位上司随后录下了自己撕碎 尤瓦拉贾请假单的视频,并将他这样做的视频上传到了团队聊天室。

上级的行为不专业

"上司的行为并不专业。他不应该这样做,尽管我们可以理解他的不快,"尚穆根说。

上司受到了训斥,尤瓦拉贾被暂时调到了另一个单位,以便两名警员都能冷静下来。

尤瓦拉贾的另一个说法是他的上司对他使用了辱骂性语言,尚穆根说,调查结果并不支持这一说法。

尚穆根说,尤瓦拉贾经常直接给上司发信息或打电话,而上司会以专业的口吻回复他。

关于掩盖事实的投诉不成立

尤瓦拉贾还声称,2021 年,他揭发了被他抓到吸电子烟的警官,但案件被 "掩盖 "了。

尚穆根说,根据尤瓦拉贾提供的信息,尤瓦拉贾的上司指示不同单位的一名上级独立对事发地点的所有储物柜和个人物品进行了突击检查。

相关人员也接受了询问。

但是,投诉并不成立。

在 2023 年 1 月的另一起事件中,尤瓦拉贾举报他的一些同事在警署吸烟。

调查发现了相关证据,这些警官被移交给警方内部事务办公室,并对他们采取了纪律处分。

"因此,当投诉被证实后,就会采取纪律处分。没有被证实时他也被告知,没有隐瞒。“

职业生涯受阻的说法不实

尤瓦拉贾声称,他从未得到过上级的良好评价,而且由于 "人力问题",上级不允许他调离岗位。

尚穆根说这是错误的,因为尤瓦拉贾和其他同事一样有机会申请职位。

当他要求调职时,他的上司也会尽可能提供方便,满足他的要求。

在 9 年时间里,尤瓦拉贾被调往 6 个不同的工作单位,尚穆根说,这是相当多的职位调动。

有两次调职与举报涉嫌吸烟违法行为有关,因为他觉得与这些同事共事很不舒服。

调查还发现,他的工作能力获得公平的评估。他还被授予 Covid-19贡献奖章。

同事 "抵制 "他的婚礼并非事实

据尚穆根称,尤瓦拉贾声称同事们 "抵制 "他的婚礼的说法也不属实。

他的上司接受了邀请,但因生病未能出席,他向尤瓦拉贾道了歉。

尤瓦拉贾向他的直属上司告知了婚礼的情况,但没有发出邀请函。这名上司也曾当着队友的面向尤瓦拉贾表示了祝贺。

有三项正在进行的调查

尚穆根说,在尤瓦拉贾去世时,他正接受三项刑事和纪律调查。

他因触犯《刑法典》和《骚扰法》而受到调查。

他还因在 2023 年 7 月一次不服从命令,而受到内部纪律调查。他当时拿了病假却离开家里。

当时他与家人在公寓内发生争执,家人还为此报警。

2023 年 4 月,尤瓦拉贾又一次接受内部纪律调查,原因是他不服从命令,未完成工作且擅离职守。当被要求返回完成任务时,他也拒绝服从。

每年休病假超过 50 天

尚穆根指出,2016 年、2017 年、2021 年、2022 年和 2023 年,乌瓦拉贾分别休了 70 天、56 天、59 天、80 天和 60 天的病假。

2015 年、2016 年和 2022 年,他还休了 100 多天的无薪假。

尚穆根表示,警察部队为满足 尤瓦拉贾的需求,包括他的休假和医疗需求,付出不少努力。

警官的去世影响了同事们

尚穆根说,尤瓦拉贾的去世和他的指控对同事产生了影响。

尚穆根说:“在不同岗位与他共事过的同事们,和了解他的情况的人,对他的自杀感到悲伤。”

"但他们也对他就警察部队提出的不实说法和指控感到失望"。

尚穆根:没有隐瞒

尚穆根说,警方认真对待违规警员的案件,并对他们采取了行动。

"没有所谓掩盖真相。但正如我所说,这些都是特例。只是极少数例外。我们绝大多数警官都是诚实的"。

不过,对于 尤瓦拉贾的案件,他说调查结果与 尤瓦拉贾在帖子中的指控 "截然不同"。

"我们的警员都知道,当出现虚假或不公平的指控时,我们会迅速果断地采取行动,说出真相,并站在警员一边"。


➡️ Follow Fathership on Telegram